2011-09-15

出發前一天

天母亞舍

        還沒回神,突然發現就是明天的班機,沒有太多心情、也和我自己預料的一樣冷靜,行李非常難打包,因為2年是長是短也拿捏不定,夏衣、冬衣、靴子、拖鞋,索性不多帶了,一件羽絨衣和必要的衣褲,剩下的到時後再說。我可以想像第一天一定沒被子蓋,但是至少我現在知道暖氣怎麼開了(前年第一次到當地不知道牆壁邊白白的就是暖器,也不知道開關在哪裡,索性把行李箱中所有的衣服倒出來鋪滿全身保暖),一次比一次離開家裡久,上次是一年,這一次是兩年了。

天母亞舍

  火車票、機票、背包、相機、筆電,身外之物也就不過是這些,看看台北的風景,還是無法感受與想像接下來的日子長怎樣,但是確定的是,這次不玩了,想要認真一點。關於到了我的年紀,出國唸書可能是最後一次,政府出錢讓我唸書那一定就更是只有這麼一次了吧!生物、有機化學、行銷、法文,簡單的把這些可能用到的書放進行李箱,只有20公斤,一半給了書,精神糧食呢?創價學會、朋友行前的祝福與食譜、家人朋友的支持與諒解,在別人眼中看似前途光明的未來,我目前為止得到的掌聲其實都還算空泛,媽說應該要有自信一點,我到覺得平淡的心情最輕鬆。

天母亞舍

  還是得時常反省自己要追求的目的為何,出發前,隨老爸南下認識了不少他的朋友,也和老媽的朋友們見面,從中更加了解他們的為人,人要如何得到別人的尊敬呢?結論是老爸的誠信與老媽的關懷。我聽了許多人都想幫自己的外婆或是阿嬤寫一本傳記,因為那個年代所有百姓綜合起來的故事一定可以遠遠超越一本台灣史來的賺人熱淚,我也是這麼想著,但是想的事情總是太多,一一實現的動力還是太少,現在來到葡萄酒的世界,是我曾經幻想過的美好世界,人家說,夢境中的永遠最美,這一點我曾經用巴黎的例子來證實,巴黎很美,可以無限想像,但是現實很殘酷,遍地狗屎與城市冷酷、危險的人群,的確多少幻滅,也謀殺了我許多靈感,但是我依舊認為人一輩子一定要去一趟巴黎,這個曾被全世界票選最夢幻與最想去的城市。

下一篇,法國昂熱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