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3

和平的可貴

你好,我是這個網業的負責人

    和班上的唯一一位韓國人聊天,突然從他口中說出了一本我最近才在台灣買的葡萄酒書,我依稀記得那上面的作家是一位韓國人,一開始還很不以為意,但是看了內容相當簡潔有力又實用,所以就買回家研讀收藏,想不到他說那本書是他寫的!?歐~世界真奇妙,小的不得了,趕快從他身上吸取一些經驗。他帶著他的老婆來法國,由於我們必須兩年內交換四個國家,所以他的老婆也就理所當然的與我們趴趴走,我問他這對他老婆來講是好事還是壞事?他說他們挺幸福的一對夫妻,他飛到法國,老婆就跟著去語言學校學法文,飛去義大利,就跟去學義大利文,飛去西班牙,就跟去學西班牙文。真好,在忙碌一天以及法文瘋狂轟炸下還可以享有一回到家就有飯吃的特權,真的很幸福(不幸福的就是不能晚回家啦)。

  法國的私立研究所明文規定平均每天學生要上七小時的課,所以幾乎課堂從早上8點10分就開始了,一直要上到傍晚六點才結束,一堂課至少一個半小時不休息,是台灣兩倍的時間。法國人對於嚴肅的事情相當注重準時,分秒不差,最好甚至還要提早到,這和台灣人倒是頗像的,之前在台灣上跨文化的課程時,我記得我在班上提出了法國人其實和台灣人蠻像的理論,但是當時只有叫認同我的說法。法國人既傳統又保守,相當注重家庭觀念,就算現在不婚同居生子早就不是甚麼新聞,但是就傳統上來說,家庭的倫理和家人間的相互繫伴平均上來說要比其他歐洲國家還要講究的多。


  其實對於自己這趟法國研究所的表現目前還算相當滿意,許多過去犯過的錯誤現在都能避免,無論是法文也好、人際關係也好,我變得比較能夠判斷在甚麼樣的情況,甚麼樣國籍的人會有如何的反應,身為國際人,懂得替自己爭取是一件必要也相當天經地義的事情,我親愛的朋友告訴我:有吵才有糖吃,我告訴我自己:不說話,你就理所當然被忽略(我的字典裡沒有"被忽略"這三個字)。

  由於室友來自塞爾維亞,我們每天以交換烹飪為樂,我煮一天的中式料理給她吃,她煮一天的塞爾維亞料理給我吃,當然,習慣問題,我還是認為中華料理是全世界最棒的!我者給她的第一份台灣料理就是:鮮蝦泡麵加顆蛋和蔬菜!我知道很多台灣人看到這裡或許會頭暈,為什麼我沒有好好的發揚國粹,竟然給人家吃甚麼便宜的泡麵!但是我要說,除了阿基師能夠了解國粹外,我真的只擅長把台灣學生愛吃的料理搬過來,大家看到我都瘋狂問我會不會做壽司,兩年前我在波爾多,向兩位日本同學學習了道地的壽司料理作法,或許我只要找到捲簾和海苔就可以完成他們心中的壽司吧?但是奇怪的是,法國人心中的壽司長的樣子和我想像得相當不同,他們會在生魚片和米飯之間夾酪梨,並且試圖說服我這才是對的吃法,台灣的朋友,你們評評理喔!

  我的塞爾維亞室友相當聰明,25歲,第一次使用筷子,不到五分鐘就可以開始以正常偏慢的速度開始吃麵了,回想到我之前可愛的法國室友就不是這麼回事兒了,要他用筷子吃飯比登天還難,她常是幾次過後便告訴我,他寧可餓死也不要在這樣虐待自己了(每次飯快要送到嘴巴的時候都會掉光光)。與他討論報告,突然窗外傳來沖天炮的聲音,這種聲音在法國相當罕見,你很難想像到底是甚麼東西發出來的(絕對不會是沖天炮)。突然間她變得相當害怕,我告訴她沒問題的,在法國不可能有戰爭,那只是奇怪的鳥抑或是腳踏車的剎車聲罷了,但是她並沒有被我說服,並且用雙手摀住耳朵,臉上露出相當厭惡的表情,她說她害怕戰爭,不久前塞爾維亞才剛結束戰爭,聽到這些聲音會讓她回憶起很多不堪回首的畫面,突然間,我感受到我們的距離有多大,前一分鐘才一起笑嘻嘻的討論報告,因為一個聲音,後一分鐘她突然變得相當膽小與萎懦,我無法體會她得害怕,但是我真的很想幫助她,或許,歐盟獎學金計畫也試圖讓許多東歐落後國家的年輕人,得到暫時脫離戰爭險境與低知識水準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