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0

跨文化的事

只是一個簡單的角落
     每一個人的法語課,都是從自我介紹開始,當然我的也不例外。老師保留一個詢問私人問題的空間給每一位同學,一位話非常多的俄羅斯人問我,這兩年過後你想要做甚麼?瞬間的問題,14個國家的眼睛瞪著我看等我的答案,我心想當然不能回答一個太遜的,我回答了寫酒評和寫酒訊雜誌的專欄作家,當然這是我的願望,他們看著我說:恩,那你還需要個好幾年。我回答道:我知道我知道啦!




龐大的建築壓低光線,挺有感覺
  
  學校很貼心,讓學酒的國際學生也要心靈建設,可能是怕太多文化在同一個班上帶來的衝擊太大,特別在正式開學前安排了跨文化的課程,把國家對國家間的刻板印象完全打破,他播放了一張圖,上面是一個男人,帶著歪歪的畫家帽,左邊腋下夾著一條長長的法國麵包,右邊腋下夾著報紙與提著菜籃,他們說這是法國男人。不太高,在我眼中看起來是有點蠢和緩慢,可是坐在我旁邊的俄羅斯女生馬上說到:他看起來好高傲!我心裡大喊一聲:QUOI(甚麼)?!,這名名是一個很糟糕的老頭,可能帶頂帽子只是為了遮掩底下的禿頭罷了,原來,在台灣上跨文化的課程一點都不刺激,到一個充滿14個國籍的班上上跨文化才叫做衝擊。同學說:法國人是驕傲的!我問我自己,那台灣人驕傲嗎?我告訴老師,台灣人不驕傲也不自卑,是一種禪的境界,不卑不亢啦!


磨損得挺嚴重,可是卻有股詩意

他馬上打槍,並且告訴我他認是頗多蠻驕傲的台灣人!歐!所以台灣人在法國人眼中是驕傲的民族啊?這我可是想都沒想過呢。羅馬尼亞人在班上坦承不願意大聲說出自己國家的悲哀,或許在歐洲世界中,曾在蘇維埃政權統治下的東歐國家現在依舊感到不安與缺乏自信,很明顯的,西歐、北歐國家的民族就相對來的驕傲許多了。還好這場無形的戰爭不關我台灣的事兒,我可以乖乖地觀賞歐洲戰爭。在法國,來自南部與巴黎的人都非常喜歡親親,我這裡說的親親要特別註明,是貼臉頰打招呼的親親。男人親不親男人?這就不一定囉,看熟不熟,但是女生親女生、女生親男生是絕對沒有爭議的。那在別人的女朋友面前親她的男朋友呢?可以可以!沒問題的啦!

 
法國人的步伐,至少那麼大

  今天我告訴班上的同學,在台灣,一般牽手和食指緊扣的牽法是有相當大的差別的,十指緊扣可能是一對戀人,但是普通牽手和勾手就可能是朋友囉,老師竟然在我面前用他的左手十指緊握他的右手,露出奇怪的表情與眼神,這樣怎麼走路啊?蛤?!我才知道原來你們都不這樣牽手的喔!阿拉伯人呢?女人和男人間的距離是非常分明的,但是說到男人與男人間的距離,那就相當得有趣了。時常可以看到阿拉伯男人和男人在路上手牽手,有時又兩位肩並肩,有時候三位肩並肩,班上的墨西哥人說到,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在墨西哥的大男人主義世界裡的,這實在是太噁心了!

家裡附近的樣子
  晚餐時間,第一次,有了嚐ㄆㄨㄣ的體會,懶得把家鄉帶來的大同電鍋打開,貪圖一時方便與假扮義大利人煮飯的美感,我用鍋子煮,加入洋蔥、玉米、蛋、起士,突然間才發現,我的主菜方式和2009年在波爾多那一年的一樣,一點都沒改變,簡單的說,就是把自己認為還有營養價值的東西全部參扮在一起,成為我自己定義的豐盛晚餐。當室友跑過來問我,你在煮中國料理嗎?為了保有偉大中華料理的美名,我當然說我在主"依亭大師"的料理,還有,為了你的肚子著想,我沒有要煮你的份的意思。




Ps.
各位愛酒的朋友們,由於現在還是學校課程開始前的準備期,等於是磨練法文的部分,有關酒的內容要請您再稍微等一等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