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5

你的酒纖細還是豐腴?



灰濁的紅鶴色帶點不透明的黑,Pinot noir Gamay的混釀作品來自瑞士,2009年, 卻怎麼令人如此失望,今晚也想好好文思泉湧一番,可是這樣不甚親近的作品讓人不禁卻步,聽了室友死馬當活馬醫的建議把酒倒進醒酒瓶中醒一醒,效果更差,難 過了大老遠地從瑞士扛回來的我,瑞士物價高,這一瓶酒活活的就比在法國同品種的酒貴出了8倍,也好,我趕緊在這個月底搬家前把它處理掉。 不是完全令人失望,而是不得不承認因為旅途跋涉或者是短時間不妥善的保存方式,的確可以徹底改變一個酒想要表達的本質,唉,我能幫它解釋的都解釋了,不過 當我開瓶時的確有股前所未聞的風味撲鼻而來,濃郁肉味與燒烤味和乾藍梅味首先湧出,誤導我認為這酒應該入喉會有點厚度,忘卻了pinot noirgamany的平易近人,就像薄酒萊般的容易親近,再透過瑞士人和美麗的Laveaux坡 的陽光栽植,的確改變了我認知中的這兩種葡萄品種,就像我這次帶來的某一瓶台灣南投釀造的酒般,香氣誘人但是口中的味道跑得太快,讓人的味蕾還沒有第二次 思考的機會就必須殘酷的接受滿口酸澀近乎醋的刺激與貧乏,有人問我不好喝或放太久的酒該怎麼處理?我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把它拿去當醋料理掉了吧...是說 我的客廳已經推滿酒瓶,有的有酒有的沒酒,這樣下去可是要餐餐充滿醋味呢...而且常聽法國人說,真正拿來料理的酒其實要新鮮,不然就無法讓酒和料理做最 棒的融合與搭配。想想紅酒燉牛肉,白酒淋鮮魚,或是甜酒撒在冰淇淋或可麗餅上,酒不該只是單飲,更是餐飲搭配的創意來源。


過了15分 鐘,我再把鼻子湊近酒杯,用雙手稍微溫暖一下似乎過低的酒溫,跑出了中藥材與甘草的氣味,這是一個需要等待與喜歡愚弄人的作品,每次的氣味都令人捉摸不 定,怪的是我讓它冷靜擺放這段時間過後,再次入口的已經不是單一貧乏的酸味了,而是前後韻分明的層次,甚至有點烤焦糖的味道,今晚證明了很多事情急不來 的,我們以為透過醒酒瓶快速地搖晃甚至透過前一陣子蠻受歡迎的快速醒酒器可以讓酒的風味完整呈現,有時候不如就給他它需要的時間吧!

不 知道所謂很熱或很冷的作品是否可以這樣定義,來自寒冷國家或是北方的氣候栽種釀造出的作品總令人難以捉摸,冷冷的個性,甚至刺骨酸寒的纖細,來自南方普羅 旺斯或是西班牙、義大利的酒,總是讓人感到炙熱,無論是偏高的酒精度或是開放且容易親近的熱情,總在酒體中一覽無遺這種冷熱的風格,無論是纖細或是豐腴, 無論是冰冷矜持還是熱情洋溢,我說酒的世界就是人的世界,充滿無數個性,至於喜不喜歡這個人,其實就是簡單的主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