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27

疲勞轟炸的伊拉斯謨斯計畫


最近時間過得很快,或許是每天五小時連續的西班牙文課轟炸,讓我又再度找回了那種飢餓與疲憊的感覺,每天下午兩點下課,但是整下午和晚上卻也做不了甚麼事情,常常存在於快要昏倒的狀態,今天為了做點事情,扛著我笨重的大袋子決定去美術館走走,那是一種和自己相處的美好狀態,就算我快要昏倒,我還是很享受瓦倫西亞美術館,這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羅浮宮。西班牙人長的真的和法國人很不一樣,西班牙的皇室畫作和法國的也相當不同,這裡的人輪廓深黑,髮色幾乎片黑,有種熱帶且原住民的風情,有些時候五官細緻,但大部分的時候還是可以在路上看到大而化之的大媽輪廓,屁股偏大、腰部偏粗、講話特大聲、頭髮蓬鬆而外捲。逛完博物館走在路上,不飢餓卻暈眩,看著地板紅白相間的輪廓,我似乎看成了一片片煙燻火腿的樣子,和朋友在市中心會和,平時沒有特別愛吃甜食的我發瘋似的快速找了路邊的椅子坐下,點了黑咖啡和巧克力布朗尼加鮮奶油,大口大口吞下蛋糕,今天這是我第五杯咖啡了,我知道喝咖啡對身體真的不太好,但是不喝咖啡我的身體真的撐不下去,尤其在這個無時無刻要過目不忘學習的狀態。白天西班牙文課,剩下的時間就是法文課了,我有好些時間沒有再學法文的感覺,自從多了四個法國室友,我又再度開始學習法國年輕人的法文,怪的是怎麼到西班牙才開始學,每天都有莫名的片語和奇怪的用詞,有時候還真覺得有些道理,有時候就真的不太明白他們的笑點了。



來到西班牙進入第二個周末,對於西班牙的葡萄酒還是一問三不知,我相當期待下下周開始的西班牙葡萄種植學課程,但是言下之意我只剩下一個禮拜的西班牙課程了,常常覺得歐盟的伊拉斯摩斯計畫真的是要害死年輕人以及盡可能殺死年輕人細胞的計畫,瘋狂換國家、換語言、換環境,然後再突然給你的考試再把你當掉,然後好不容易熟悉一個環境卻突然又要你拎著個包包到處參訪三周,常常就像個遊牧民族一樣,沒天沒夜居無定所,然後開銀行關銀行辦保險去醫院腳踏車被偷,接著找房子換房子再和房東與鄰居吵架,接著又要開始省吃儉用同學相互報全市最便宜的蔬果店,然後像個家庭主婦一樣調查哪裡的菜最好最新鮮又最便宜,接著又要開始找工作寫論文辦居留證,搭飛機像搭公車一樣,不替自己爭取就只有等著被淘汰的命運,必須努力念書表現也必須努力的玩和融入朋友與社會,其實這是我很享受的日子,只是要不斷找到繼續前進的理由與動力,以及盡可能說服自己這樣忙碌是有未來性的(雖然我越來越覺得渺茫,也害怕回台灣找不到工作)。



胃口養的很大,也是因為這樣今天有了新的體悟,就是要好好賺錢以滿足我的口腹之慾,沒有錢真的甚麼都不能做,看著滿街的西班牙餐廳,零瑯滿目的小菜與飲料,卻因為省錢而沒有理由大肆享用,只能摸摸口袋的銅板,點了杯最便宜的啤酒坐在路邊的傘蔭下,和朋友一聊就是三小時,頂多再一個甜點就是今天的預算極限了,雖然只是學生,雖然只能摸摸鼻子回家吃自己準備的生菜沙拉,但是我替我們感到驕傲,20出頭的孩子們窮的只能在路邊點最便宜的飲料卻大肆談論歐洲與亞洲政治、法國總統大選和西班牙政府快要倒閉,我們批評、很多抱怨、路邊充斥罷工與抗議群眾,但是這也是構成進步的動力之一,又或者是自由民主起源的歐洲國家在子孫身上遺留下的痕跡吧。



抱怨,我必須說這真的是構成法國人最重要的特色之一,日子繼續有理由的過下去,只是身在西班牙,東西便宜了點、路邊裝飾的人們吵鬧與瘋狂了點,其他的對我們來說並沒有改變太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