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2

抓蟲日誌(二)







最近的生活就是不斷地抓蟲,用盡任何辦法將在葡萄園中採集到的樹葉或是周邊的花草上的蟲子們給抖下來,每天早上上完課吃完兩點的午餐,緊接著就是待在實驗室裡的行程。我從來都不屬於實驗室,尤其現在念的是農業,研究的報告又是昆蟲和寄生蟲等,常常我想著我念了五年的商業怎麼會有這一天的到來?今天相當疲倦,由於隊員們動作太慢,我一個人火速如同我往常的效率般將採集植物上的微小生物抖入一罐罐的保存盒中,再紛紛做上標記。很多植物我們認不得,於是我跑去一個植物學老師的辦公室這些植物定名,在一個個做上紀錄。望著老師劈哩啪啦說著拉丁植物學名在用西班牙文解釋,我傻傻的楞著儘可能用我僅有的注意力集中,很累,每天都很累,今天早上的課更是雙簧演講,一個西班牙老師用西班牙文上課,另外一位法國老師一句句即席翻譯,有時候我很想把自己給掐死或是把耳朵給摀起來,因為做每件事情都要好用力,我覺得我已經未老先衰。不過人生也不需要那麼悲觀,我的老師樂觀的告訴我他明天要罷工不來學校,如果我們想要繼續去實驗室工作的話可以自己來,於是我便告訴自己,這世界上有甚麼事情好嚴重的呢?老師都可以為了道理而翹班,沒有甚麼事情真的會要命的,這也是一位樂觀的祕魯人在某次大家狗急跳牆的情況下講出的"至理名言"。

抓蟲的方式有很多種,我比較不敢真的去搞大隻看得見的昆蟲或毛蟲,於是我每次都會去搶用顯放大鏡找葡萄葉上的蟲的工作,或者是將植物平放在漏斗上用力上下震動,接著各類小蟲就會順著漏斗往集中瓶去。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路邊的植物裡含有這麼多的蟲,尤其是我們兵了兩天的冰箱,這些蟲子竟然都還活得好好的,不過我為了要保存這些收集到的微小生物,我必須用酒精保存,但是一但經過我的手注入酒精,這些微小生物也就沒命了。接著,我們用顯微鏡幫這些微小生物拍照,分析並定名歸檔,常常可以拍出很多唯美的藝術照,顯微鏡下的世界嘆為觀止不是沒有道理,而這些蟲子精細卻透明的結構也真是令我大開眼界。葡萄酒的浩瀚世界,我必須蟲抓蟲子開始學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