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4

媽咪來訪我抓蟲去


看法文是一種強迫自己斷掉的腦子連上線的練習,有時候可以像個傻子一樣重複看同一行字數百次依然不明白,有時候精神一集中又像噴射引擎一樣,不用看完每個字就知道整段的意思,有時候看著我西班牙文為母語的朋友,學法文不到兩年卻搞得像自己的母語一樣,我知道一開始我們的起始點就是不平衡,他有相似的西班牙語作為背景,我總覺得為何我瞎的次數或是腦袋空白的時間比較長一點,相較之下中文就來的輕鬆快速許多。希望這不是我為何一直打中文網誌的藉口,我的確是該和外語接觸的時間再多一些。不過要知道一整天的課再加上室友通通都不講中文,我一進到房間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中文網誌...人可能就是會在被逼迫的情況中找尋一條比較輕鬆的路,當作休息。

每天都有莫名奇妙或是講好聽一點"新奇"的事情要做,明天媽媽來訪,我翹課去機場接她,然後在趕快回到學校搭車前往另外一個距離一百公里遠的城市"抓蟲",接了一個研究葡萄園裡生物多樣性的研究,從小怕蟲的我在研究室裡和顯微鏡下時而美麗、時而裸露、時而穿孔毀滅的微小生物相處了一周,現在就要去活抓!感覺媽媽來訪的第一天我無法陪伴的理由竟然是要去抓蟲...人生有時候真的很莫名其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