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6

瓦倫西亞葡萄藤嫁接工廠參訪




葡萄種植是葡萄酒最重要的領域,對我而言甚至比釀酒的過程還要重要,由於釀造技巧大同小異(當然也有人發明了很多令人無法理解的釀造技術和理念),當年葡萄酒的品質往往在採收時就已經決定,土壤裡面的秘密,可以是礦物、水分的正面供給,也可以是病害蟲的感染與攻擊,phylloxera就是這種在土壤底攻擊葡萄藤的最大敵人,源自南美並一度全面攻擊歐洲,所有葡萄園的葡萄壞死,人們想出的最好方法就是嫁接,將底部接枝換成美洲的葡萄藤,上端接上歐洲的葡萄藤,這樣就擁有了抵禦phylloxera的能力。




一種嫁接方法叫做Omega,也就是嫁接的地方用刀子割成一個ʊ的形狀,上下兩端藤枝交叉,接著復原,變成為了下半身美國上班身歐洲的超強葡萄藤(目前全歐洲都使用這種方式了)。



這種接枝已經大量生產,並且大量從美洲出口藤枝,在歐洲做嫁接,一開始我不明白為何每個葡萄藤身上都會用蠟油包覆的紅紅的,後來才明白是為了防止嫁接部分脫落與感染。通常進口來歐洲的藤枝都會有自己的護照,要政府認同的才算數,接著就放入攝氏3度的冰櫃裡面儲存,讓藤枝們以為一直是冬天,不及著發芽。在冰櫃裡冷個半死,緊接著又帶我們參觀熱得要死的發芽室,目的是為了讓接枝部分發芽,果然死硬梆梆的蠟油藤枝上端冒出綠油油的小芽,這代表這是健康的藤枝,接著在春天就可以將這些健康的藤枝插入土壤中,讓他們茁壯長出葡萄。




西班牙由於氣候相較其他西歐地區稍微炎熱的關係,種植出的葡萄往往糖分相當充足,14度或15度的葡萄酒總是讓人感到灼熱與包裹,圓潤與融合,細膩卻調情,強烈中有時也帶點苦澀,若再透過橡木桶的浸泡,煙燻地、火烤地、與奶油般的烤土司清香,體會不完的變化,粗曠與細膩交融,層層上疊的層次,只有顯現沒有消逝,櫻桃與香草的氣味伴隨燻烤,紅寶石色澤帶著輕透的粉紅,我與西班牙酒最初的邂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