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6

最後一個在瓦倫西亞的晚上

最後一個在瓦倫西亞的晚上,想著幾天下來因為報告和考試的折磨,大家並的病倒的倒,僵局的氣氛還因為小組討論報告意見不合殘留著,朋友的錢包昨天掉了,裡面有所有的信用卡和護照以及駕照,總覺得新到一個環境或是正要改變一個環境之時,狀態很重要,尤其要更小心面對身邊可能發生的事情,鬆懈總穰不好的事情趁虛而入。朋友Fanny問我有沒有想要把自己在一次塞回爸媽的懷抱裡的感覺?一種甚麼都不想管然後都讓他們保護得好好的一種狀態?Fanny還是個女孩,是個看似成熟的大女孩,事情發生了除了在街上大罵,還是得感覺解決要緊。這種厄運纏身的感覺是時段性的,必須用正面的思考與更加小心抵制這種壞運氣繼續延展。

我也不差,除了電腦連續兩次中毒,還是想起一個多月前腳踏車被偷的事情,想著昨天期末大考我是全班做後一個走出教室的人,考試時拼命抱著頭思考和回想,每次考完試頭髮總還得掉上一大段,所有的不確定在別人眼中卻一點也找不到,充滿自信的人群,忘記掉每天總得奮力活著的疲累,奮力講話、奮力聽人說話、奮力混入人群、奮力讓自己在多喜歡自己一點,漸漸的疲憊是每天最好的交代與陪伴。

今天期末學校辦了個研討會,整場會議充斥英文法文和西班牙文,翻譯員來不及翻譯,或是翻譯的不夠好,讓在台上完全無法溝通的講師們相當尷尬,彼此看著彼此,由於聽不懂觀眾的問題是甚麼而無法作答,要不就是用無法理解的英文講很簡單的答案,看得台下的我們噗哧竊笑,不過這也提醒我語言要精深而非淺短,學再多的語言不如將一個專業學好,總是半吊子或是挫自己銳氣不是件好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