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9

中間人



  不得不承認,我本來就是個成績只有中等的人,無論到哪裡都一樣,就算很努力也只有中等的分,相較那些考前翻書一小時就考的出色的怪腳,我真的無法領教。中間人的特色,在學校或許活躍但是成績永遠不太活躍,曾經有報導指出通常出社會後比較有成就的人都是那間"中間份子",這點在我每每接到成績到的時候總會稍微放鬆一點看待,但是不得不說,中間人的努力真的很多很多,也往往是最辛苦的。

  中等品質的商品也是一樣,不知道這是悲哀還是好,有些時候無法最好就算當個最爛也比較會有知名度,而且因為品質比較一般價格也就順離成章的非常突出,有些人就是專門尋找這種商品,而中間商品?品質普普、價格普普、宣傳普普,但通常都是正努力往上一層爬的角色,只是眼前的階梯不知道還要爬多久才會到,又或者是永遠也沒有爬出頭的那一天,於是漸漸被淘汰出局。所以這樣到底是要做最好還是最壞,還是永遠傻傻努力的中間人?

  這世界上存在非常多正在努力的人,他們努力過生活,努力找到自己想要在這社會上呈現的方式、對社會的影響力,為此每天心驚膽戰充滿反省的過日子,或許是重覆的在做同一件事情,不停的重覆,當自己都開始懷疑起來的時候必須壓抑下來,然後繼續說服自己重覆做同一件事情,當你覺得重要的人抵抗你的時候,你必須重拾孤獨,因為你原本就是一個人做一個人的選擇,當重要的人支持你的時候,你必須小心接招,因為太甜的糖果吃多了並不真實,所以在失控與衝撞不安中找尋平衡,每個人都忙著在做自己的事情,唯有顯著與同理,才能喚起共鳴。

  竟然開始覺得法國的鄉下很吵,或許是路邊的安靜擴大了機車與汽車經過的聲音,還有路人講話的聲音甚至小孩哭鬧和尖叫的聲音鄰居開門的聲音蚊蟲飛過耳邊的聲音等等,無形的壓力降臨,我為沒有理由的事情害怕,準備好了嗎?隨時似乎都要是準備好的狀態,像鬥牛迎戰鬥牛士一樣,在木門被敞開的那一瞬間你以為你已經準備好的衝撞出去,迎向你的一大邊天空和等著看戲的觀眾,鬥牛士,很多鬥牛士,蓄勢待發,一個人攻擊兩個人攻擊,或是集體攻擊,鬥牛被整得團團轉,在氣力耗盡的那銷魂落魄低頭之際,動動前腳打算奮力一擊,結局只有天知道,要知道勝過鬥牛士是一件如登天般難的事情

  恐懼,加速的心跳,窗外的白色抹布,飄。房間的門,詭異的發出移動時的摩擦聲,答答答答,不疾不徐的緩慢移動,似乎全世界都安靜下來等你仔細聽這每一個斷拍進入耳朵中,帶著耳塞,外面的天色依舊微亮,聽見的卻是自己心臟大力跳動的聲音。是甚麼把我引領到今天的地步?是我自己的選擇,沒有思考太多我馬上在心理重覆這個答案,現在的不自由是為了將來的自由,我們被一種責任和期望綁住,外加深夜反省的鞭打,綑綁住的應該要被自由擊碎,沒有屠夫可以在充滿雜念的情緒裡游刃有餘,在還沒有把自己逼出病來之前,應該簡單的看待很多無知或是未知,梵谷的房間牆壁色調蒼白,只有些許家具假使俏皮的顏色點綴,寒冷無助依舊透露,受夠的文縐縐的專業與情緒管理,用文字,我假設最好傾訴與洗刷的力量,這是太晚的宣戰與宣洩,我發麻的脊背來自血液阻塞,依舊繼續維持一樣的動作,一整天。

  簡單的設備,笨拙又複雜的思緒,永遠被譏笑的天馬行空,不專業的重複著同一件事情,重複著同一件事情。

2 則留言:

  1. 我記得曾經跟朋友說過:品味是反覆的淬鍊。
    專業亦同!
    學習一門專業需要反覆訓練上萬次,其中還會出現許多瓶頸;十年也只是跨過專業的門檻,許多撐不了的就提早放棄,一如杯中物,只有耐受得了世間的考驗方得以換得人們口中一聲驚嘆。
    做妳覺得應該做的,學妳應該學得,不知不覺就會跨過瓶頸看到新風景的。
    加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