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24

西西里火山島的葡萄酒風範



2012/11/24
西西里島,義大利黑手黨的故鄉,很多人與這裡的連結是在老電影裡產生的,除了美麗的峽灣、清澈湛藍的海水、純白色的矮房建築外、熱情的群眾和精彩的甜點外,葡萄酒是否也能占有一席之地呢?拜訪了位於西西里島上全歐洲最高的火山島Etna,充滿礦物質的深黑色的砂質土壤遍地,也是因為如此乾燥的土讓讓20世紀初歐洲葡萄酒的災難(Phyloxera)沒有入侵到部分的火山丘上,目前歐洲的釀酒葡萄幾乎全都已下半部嫁接美洲種的方式存活,以避免Phyloxera的蟲害。

不過特別的是,Etna上有的Benanti酒莊還保留幾款酒是不採用嫁接方式的葡萄釀造出來的,這已經是上個世紀初的事情了,所以現在要在歐洲品嘗到這種傳統種植方式並不容易,我想這也我這一年多來在歐洲學酒第一次吧?很興奮地喝下三款精釀的傳統種植酒,不太確定是terroir風土中哪一部分影響的,可能是夏天炎熱高達40度的氣溫,抑或事實而乾燥時而暴雨的特性,更有可能的是充滿礦物質與腐植質的黑質土壤的貢獻,這裡的白酒充滿異國風的花香與礦物味,入喉清爽圓潤不苦澀,紅酒則依照品種不同和陳釀時間長短而充滿差異,但是每每都可以在差異和品種間找到喜歡的理由。西西里島有名的品種是Nero d’Avola,但是這裡更特殊的當地品種例如Nerello MascaleseNerello Cappuccio更讓我驚豔,Nero d’Avora簡單、熱帶、渾厚與粗曠的個性很容易讓人接受,就算在不配菜的狀態下也可以單杯入口,不過在Benanti酒莊喝到的火山紅葡萄酒令人更加玩味,D.O.C. (DOP) ETNA地方政府認證酒必須要有至少80%Nerello Mascalese才能合格,否則只能以次等級的IGP掛名,Nerello Mascalese濃郁的深色紅水果氣味,圓潤的丹寧主宰整體完整度,是比較典型的南方葡萄酒個性,Nerello Cappuccio則是一個頑皮的孩子,通常只是與其他葡萄品種混釀時拿來點綴用,混釀比例並不高,所以傳統BenantiDOC紅酒的做法就是將Nerello MascaleseNerello Cappuccio8020的比裡混釀,現在他們將Nerello Cappuccio這個通常不太親民、太具有個性的葡萄拿來做單一品種釀造,也就是100%皆以此品種釀造,結果呢?

對我來說這是酒神給最好的禮物,在炎熱赤裸裸的南方葡萄酒中我找到的北方的矜持與高雅,保留成熟的空間(一點點青椒等嚴肅的風格)卻隱約透露出菸草與巧克力的誘人,需要時間與人為決定的陳釀因素,但是我的確拜倒在這座火山島下,原始的風格與堅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