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3

回顧2020 深植系Deeply Rooted品牌誕生





今年,我們開始了深植系Deeply Rooted品牌,將有機的冷壓初榨橄欖油融入保養品中,作為洗淨、保養的根本基底,從無到有,我們與橄欖油農莊合作、與西班牙的保養品醫學中心實驗室合作,歷經2-3年的風雨折騰,終於產出了滿意的作品。


 


一開始的確是因為長時間找不到一款好用的洗髮精,為此所苦惱,常常必須花大錢買洗沐與保養產品,卻又不是太確定內容與成分的好壞。美好生活,就要從認識成分開始。橄欖油是這樣、葡萄酒也是這樣,現在的保養品更是這樣。

 

洗乾淨就是最好的保養!

 

除了熱賣商品橄欖油洗髮精與潔顏慕絲外,以橄欖果磨碎的去角質與護膚油更是我們高品質原物料的初衷:要讓肌膚養成好的飲食習慣!吸收好東西,當然神清氣爽、皮膚有彈性、連神經都放鬆到了!(這是初次使用我們洗髮精的驚艷感)




 


回到葡萄酒,今年我們多新增了4個酒莊,簡直是飛越式的增加(原本總共也才10個),深杯子一路以來都專注在西班牙酒的進口,以天然、家族酒莊與小農、在地酒款為主,目的就是希望介紹給消費者第一手且具有靈魂的西班牙家族葡萄酒莊,這些酒莊或許知名度有高有低,不過酒款都是風味獨特、最具代表性與風土的原味。挑戰性越高,有趣度也就越高,我在選酒往往必須顧及大眾市場與酒款獨特風格這件事情,要兼顧的確不容易,往往我稍微自我了些,盡是進口自己熱愛的風格(這件事情上來說,偏好的確是任性的),不過幸運的事,總是有天使們與饕客們願意賞光,欣賞我的選酒與酒莊的精神,讓我們可以越來越穩定、越來越成長。

 

陶甕、水泥槽、火山酒、百歲老滕、栗木桶、絕種葡萄,有機、生物動力到自然酒、一次瓶中、二次瓶中發酵,深杯子希望秉持這樣的精神,繼續深耕西班牙,把最有趣的西班牙與特別的你/妳分享。


2020-12-22

有一種東西,有名了就壞掉了。

 有一種東西,有名了就壞掉了。

所以你必須讓自己隨時維持在這種無名氣的平庸狀態,而這也是保證長長久久的美好生活狀態。「朝聖」這個詞彙透露出了「放棄」這件事情,也就是因為別人的意見,所以我選擇也來做一樣的事情,「我應該就會得到一樣的喜悅、一樣的華麗感與地位?」當然也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指南,就試試看,不過是否你也常常會有跟著別人排隊卻得到滿滿失落?

 

或者,有種一種東西,因為沒有名聲,所以必須冒險著把自己先弄壞才能吸引到別人,反正,壞掉了就再來一次。

 

每當我看到任何關於「人生必須做的」、「幾分鐘內可以學完的」、「全記錄指南」等等字眼,我都有一種連接不上的感覺,急什麼?倘若總是活在別人提供的資訊框架中,相不相信我們錯過的其實遠比想像的多更多。





2020-11-20

Parést Baltà巴塔生物動力莊園首席釀酒師Marta Casas專訪




做了線上採訪Parést Baltà首席釀酒師 Marta Casas,雖然現在西班牙的疫情非常不樂觀,但是我看見他對生命依舊充滿希望,對於她熱愛的事物,講起話來總是神采奕奕,依舊把葡萄當作自己的小孩一樣照顧與看待。Marta : 「女性釀酒師的特質還是有母親的味道,釀造的酒款就像我的小孩一樣,我希望他讓我驕傲。」這些葡萄酒出口到全世界,Marta會對自己說:「該是時候放手讓你們表現了!」有好多的計畫都是天馬行空、歷經世代間的調和、妥協與掙扎之中產出的作品,這些作品讓Marta很多時候吃不下、睡不著,夜裡掛念著,每天她都會進行桶邊試飲,確保每一天的葡萄酒是不是在好的變化狀態。

 



生物動力法

運用魯道夫史坦納的八種配方與瑪麗雅圖的農民曆,結合天文地氣養土,釀造出的酒款,就是生物動力法的種葡萄、釀酒基本法則。

「我們2013年就開始得到生物動力法的認證,可以直接在包裝上標示」,Marta繼續說到:「因為我們2004年開始就施行有機農法,已經用有機商標生產,所以生物動力法的認證對我們來說並不漫長,很快就得到政府的認可。我與我的嫂子Maria Elena一起擔任起釀酒的任務,她學化學工程、我學藥學,巴塔莊園生產的第一個年份為1999年,雖然我們的葡萄園釀酒歷史早就歷經了好幾世紀。」從爺爺開始我們對於有機農業就相當堅持,2010年他過世時留下一句話:「我希望我們的酒要天然到不能再天然為止,請奉為圭臬」。她們兩個女孩從來沒有忘記過,反而更認真的把葡萄本身的特質研究到淋漓盡致,不用除草劑,就使用放羊吃草的概念將草除進,不用硫化物、少用銅等對葡萄園與僕逃進行最少的干擾。Marta一邊也在大學與農業單位教書,希望傳遞生物動力法與大宇宙結合、傳遞人類最原始的能量,尊重自然力才能釀出好酒!她表示坊間有許多酒莊為了要迎合市場的需求去釀造自然酒、生物動力酒,這些口感都不會是對的,就算證書拿到,沒有情感、理念不對一樣無法傳遞好的能量到葡萄酒裡,難喝還是難喝,並不會因為拿到證書讓愛酒人迷戀。


葡萄園中豐富的土壤地塊組成

 

Hisenda Miret酒款

這款100%格納希品種的紅葡萄酒款非常少見,尤其在該品種的加泰隆尼雅大產區,通常都是已被混釀的姿態出現。「這款酒其實是革命來的」Marta說到,因為爺爺對於這塊格納希品種老葡萄園(大約40歲)相當喜愛,對於年輕一輩想要開始減少葡萄的產量、提升品質這件事情意見有歧異。爺爺認為這邊葡萄品質已經非常好,不理解為何Marta他們決定要透過剪枝疏果的方式,讓產量整整減少一半。Marta表示,在變色期(Veraison 大約七月)的時候就要進行疏果,倘若沒有做也就不用做了,因為Penedès產區很常因為水份高、天氣暖釀造出比較水、過度肥美的格納希品種,「我希望可以把格納希葡萄做到最高品質的呈現,我希望將這種野生莓果、淡淡的新香料與極佳的酸度保留著,我還用了400公升的大型法國橡木桶陳年5-7個月,希望讓整體口感被保存得更好、更立體。」Marta說到。極簡風格的酒標,胖胖的深色酒瓶只有一張小小長方形的白色酒標,寫著Hisenda Miret,就是希望大家可以放掉一切的羈絆,好好享受此時此刻的祖先原始、大地原味。

酒款

https://www.lacopaoscura.com/buy/main_products.php?pid=1495


爺爺對有機自然的堅持

 

 

Amfora Roja

這款白葡萄酒使用100% Xarel.lo品種釀造而成,要知道西班牙伊比利半島的這個稱號其實來自於最原始的統治者伊比利人,在巴塔酒莊發現了伊比利文明時代的大烤箱遺跡,當然酒莊相當興奮,他們找到了原始祖先的文明遺址,而且竟然就在自己的葡萄園中。有一天他們興起了一個想法,「為何我們不能來做一個陶甕,就是用這些遺址的土壤製成,追朔回當時的釀酒方式與口感?」興致勃勃的2013年,開始了這個計畫。他們使用Xarel.lo在地原生品種,也是CAVA氣泡酒中最被人挑論的一個品種,放入這個古陶甕忠陳釀,不添加任何硫化物,就是希望還原最原始的祖先風情與自己探究原生葡萄風味的決心與好奇。「2013那年我睡得很差」Marta說到,因為這個新的計劃其實相當冒險與創新,先驅者承受的壓力總是比較大,2016,2017年份很乾、2018比較潮濕、2019是個非常好的年份,而今年2020又面臨了極度潮濕的狀態,各種黴菌被帶到葡萄園中,身為不能使用任何化學用品的酒莊,我們更要勇於面對與大自然對話。為什麼要使用Xarel.lo這個品種呢?這個品種酸度高、結構明確但是口感圓潤平滑樸實,香氣上來說並不花枝招展,我們希望運用陶甕提供野生、大地、礦物、黏土等風格,再將葡萄本身擁有的熟西洋梨、草本、洋甘菊花香帶出,呈現一種空靈中找尋靈魂知己的口感。優雅、層次豐富,可以咬的口感,也有陳年至少10年的潛力。

酒款

https://www.lacopaoscura.com/buy/main_products.php?pid=1494&mt=0


2000年前伊比利人大型陶甕爐灶遺址

2020-11-12

定義Xarel·lo品種

海邊的葡萄果園 

定義Xarel·lo的總體口味特徵並不容易,因為要說出不是很容易。例如,Chardonnay或SauvignonBlanc 的檸檬檸檬味不是Xarel·lo所能做到的,因為它沒有裝扮成涼爽的氣候品種。 

CanRàfols的Rosa Aguado說,這使她想起了她嘗試過的一些希臘品種,尤其是克里特島的一種名為Thrapsathiri的品種。品嚐了Penedès目前生產的幾乎所有葡萄酒之後,我發現,雖然不像Assyrtiko那樣芳香濃郁,但在結構和總體感覺上卻可以相似。可以說,它的核心是“南方”葡萄。 在大多數示例中,果香奔放,蘋果的香氣範圍從脆的綠色到黃色,甚至到一點紅色的蘋果皮。血橙,橘子和柑橘花是典型的,但它也具有豐富的地中海草藥香氣,其中洋甘菊和百里香更為重要。而且,無論是因為Penedès只是從海上一箭之遙,還是因為它是該品種的先天特徵,通常都有底層的鹹味或鹹味香氣,為成品葡萄酒增添了甜美的鹹味。 但是,鑑於葡萄的柔韌性,這僅僅是描述它的起點。 Xarel·lo是西班牙為數不多的白葡萄品種之一,這些品種已證明自己很擅長於非干預和無硫釀酒。

當然,用這種方法釀造的任何酒都有風險。但釀的好時,您會發現榛子,葡萄乾皮,茴香和紅花椒。某些生產商正在使用brisat(本質上是果皮浸泡)釀酒進行釀酒。以Xarel·lo為例,精打細算的話,確實可以為成品酒增添另一個層次。正是這些更具實驗性的葡萄酒(例如Can Descregut的葡萄酒)。

這款酒效法2000餘年前的伊比利人釀酒方法,採用在地紅土作為陶甕材質,從一開始的酒精發酵就在陶甕中發生,由於陶甕氣孔大,較多的氧化作用與酒中雜質結合,形成一種自然澄清的作用,這款酒我也冰在冰箱長達一週的時間,慢慢享用,喉頭每天被他神奇的木質、果乾氣味慢慢滲透,到最後變的生命中每天開冰箱門巡禮的一種慰藉與安全感。AMPHORA ROJA紅土陶甕白酒,100%Xarel.lo品種,零硫化物添加。



酒莊:Parés Baltà
甜美的烤蘋果、楊桃、五香乖乖、淡淡汽油、煞車皮味,清爽的森林地、泥土和白蘑菇味。 口感清新活潑,在風味上略帶酵母養樂多口感,香氣與口感仍融為一體,但這是一種獨特的葡萄酒。零SO2硫化物添加,口感乾淨、可保存。
🥂產地:DO Penedès
🥂品種:100% Xarel.lo 老滕
🥂使用在地紅土製作的陶甕釀造,土質與2000餘年前伊比利人釀陶甕酒時使用的一樣。
🥂使用野生(原生)酵母做酒精發酵,陶甕中氣孔較大,發酵過程中空氣與雜質結合,將酒液中較大的分子吸收並沈澱,達到自然澄清的效果。
🥂年產僅2825瓶
Xarel.lo品種的獨特性格透過陶甕微氧穿透過程,比一般該品種釀造酒款更具風格。
🥂搭配米飯、燒烤、魚類料理適合。
試試我吧



參考資料
The World of Fine Wine

2020-10-23

分析2020年份 Priorat 葡萄產區

到2020年我們的預期提前了10天開始採收。由於葡萄迅速熟成,我們沒有時間等待,也由於部分黴菌發生,一些葡萄園的葡萄低於預期。 9月底,我們把所有的葡萄都收進了酒莊,比平時提前了15天。密集,快速的收成使我們獲得了非常好的葡萄品質,也成功保存了在大部分年份中成長的葡萄。



2020年始於非常炎熱且相當乾燥的2月和3月,這導致了早期的萌芽。 此後,溫度恢復正常,雨水變得越來越規律。



春天多雨,直到六月中旬每三天就有一天降雨。 感謝充足的水分讓葡萄藤發芽非常壯觀。然而,由於潮濕和五月中旬的熱量到來,黴菌的最初跡像開始出現,持續到7月中旬,破壞程度因葡萄園而異,但總體而言,今天算是蠻嚴重的,隨著時間的流逝,許多葡萄變得乾枯,特別有挑戰。

夏天帶來了非常明顯的天氣變化。 雨水完全消失了,乾燥又晴朗,所有這些都有助抑制仍然活躍的黴菌。 像往常一樣,七月和八月溫暖, 然而,今年卻意外的缺水,整個夏天只有10公升的降雨量。

在這樣一個多雨的春天之後,葡萄藤產生了很多植被,它們習慣於擁有想要的水。 乾旱和高溫促使許多植物開始太早遭受缺水之苦。 在八月初,一些葡萄園受到影響,提前了好幾天成熟。

8月下旬和9月的典型降雨不像往常一樣。 儘管9月初溫度下降很多,但這還不足以減緩葡萄的成熟速度。 一切都在全力加速階段,到了10月,所有葡萄都收成完畢,進入酒莊。如果我們看看最終結果,我們會發現產量因每個葡萄園而有很大差異:一些人由於發霉或乾旱而損失了很多葡萄,而另一些人的葡萄產量卻比往年多。 就質量而言,總體而言,這是件好事,有些葡萄園的成熟度很複雜,而另一些葡萄園的平衡卻非常出色。


五大重點分析2020年份 Priorat葡萄酒

  1. 非常潮濕:格洛里亞(Gloria)暴風雨和500升以上的多雨春天。
  2. 黴菌攻擊:重大損失。
  3. 夏季非常乾燥:3個月內只有10公升。
  4. 收割前嚴重缺水:植株受災,收割提前了10天。
  5. 時間和收穫時間短:僅收穫30天,佔正常產量的70%


























2020-10-21

《Dominio Romano 羅馬人酒莊》西班牙斗羅河產區的秘密 Pre-Phylloxera Vines


Pares Balta酒莊親自拜訪Ribera de Duero產區尋找老葡萄園,因為他們知道斗羅產區可以說是西班牙之寶,希望在CAVA產區外另外有一塊新天地。他們首先到當地的酒吧聊聊天,詢問有沒有有興趣賣的葡萄園,在經過無數次的登門拜、一位一位的陌生人與朋友引薦下,他們終於找到了現在的羅馬人莊園這塊地。當他們看到這塊園地上種植著一株又一株樹幹粗壯、蜿蜒於空中與地下的老樹藤,嚇傻了。向賣葡萄園的人問到:「你現在產的葡萄都到哪去了呢?」地主回答:「都到釀酒合作社秤斤秤兩賣去了」。Pares Balta酒莊眼睛大亮,目測與計算老樹的年紀,至少都有250歲,外加上當地的砂質土壤與樹根的深度,研判出這些老樹屬於葡萄根瘤芽蟲侵襲西班牙前的老樹藤,你知道這樣的樹有多難得嗎?

 

從前芽蟲肆虐,將所有的老樹藤葉脈、樹根都啃食殆盡,由於芽蟲在一般的黏土土壤中可以在地底下挖隧道,於是乎芽蟲就像螞蟻一樣在地底下來去自如,也造成了大部分葡萄園樹種的壞死。不過砂質土壤可就不一樣了。蚜蟲挖一段路、崩塌一段路,根本無法有效地形成一條道路,也順理成章的隔絕了葡萄樹死去的災難。

 

由於酒莊與釀酒師堅持要釀造出最有在地風土的葡萄酒款,他們使用400公升的大型橡木桶陳釀葡萄酒款,也因次他們僅能使用Crianza最入門的法定產區標示。不過他們對於自己的酒相當自豪:「好的酒或者特別有個性的酒款,通常不見得要遵守政府法定產區的標準,因為他們不見得可以了解我們想要呈現的風格」。我才知道,其實跳脫認證的綁架,才能通達藝術家釀酒師的精髓。

 

「比較典型與老派的斗羅河酒喜歡用很濃郁的橡木桶陳年,酒體渾厚飽滿,雄壯威武,不過我們比較不想走這種路線,我們希望可以讓葡萄更接地氣一點。」釀酒師Jordi Fernandez提到。在地原生葡萄品種叫做Tinto Fino, 有些人說他就是Tempranillo,其實不盡然,他們雖然家族很像,可卻是全然不同的葡萄,Tinto Fino葡萄果實較小,口感比較扎實,在葡萄樹上葡萄串比較往中間靠攏,反之,Tempranillo品種果粒較大、葡萄串生長較為分散,像是長了翅膀一樣,口感也比較清淡爽口。




 

目前羅馬人酒莊一共有3款酒,分別是CaminoDominio RomanoRDR,全都使用單一品種Tinto Fino400公升大型橡木桶釀造,最經典的黑標RDR酒款更是葡萄根瘤芽蟲侵襲前的老樹藤產出的葡萄釀製而成!喝過一次就會深深愛上並且了解何謂味蕾被綁架,渾厚口感複雜度高,焦糖、黑莓的底蘊下更迸發出礦石與泥煤的點綴,讓你捨不得一口喝完,慢慢等,每秒鐘都是驚喜。


2020-09-03

深小說系列-澳洲(十一)



澳洲:澳洲可說95%的葡萄酒生產都集中在東南方與南方,知名白葡萄品種例如阿德雷德的雷司令品種,風格百變,從煙硝味、石油味重的到蜂蜜、果香明顯的皆有,過桶、老酒各種風格皆是。紅酒一定要認識的就是獵人谷的席哈品種,神奇的是整個澳洲的酒款不知道怎麼個巧合法,都會擁有一種草本精油的香氣環抱與圍繞,說是尤加利葉、薄荷也好,說是草本香料也好,這種植物口感可是無所不在,於年輕與老酒兩者間皆存在著,並不會隨著時間消逝。
產區介紹:


l  NEW SOUTH WALES大區
Hunter Valley(獵人谷)
氣候炎熱、潮濕,夏季還好有海風吹拂,可以降低炎熱的氣溫。不過比較令人擔憂的部分是每年的頻均降雨量都集中在一月至二月間,正好是採收前,對葡萄的品質有決定性的影響,基本上採收前農夫最害怕的就是遇上大量降雨,葡萄拼命吸水的結果會讓含糖量、口感架構降低。

獵人谷出產帶點土味與辛香料口感的席哈Shiraz品種,覆盆子、櫻桃、軟嫩甜口的單寧都是該區Shiraz的特色,桶陳後會產生焦糖與皮革的香氣。由於獵人谷氣溫較高,生產的Semillon品種口感清淡、酸度適中,堅果與烤土司的香氣會隨著瓶中陳年產生。

l  VICTORIA大區
維多莉亞位於東南澳最角落的地方,氣候偏冷,釀造出結構較為緊緻的葡萄酒。舉例來說此處的席哈品種口感帶有較多的胡椒味。
Yarra Valley
土壤結構豐富,從砂質、黏土一直到火山土都有,以黑皮諾Pinot Noir品種的表現最為出色,草莓、梅子、黑櫻桃、紅色果醬等等鮮明爽口的果香口感,帶上優雅的酸度與微微的烘焙氣息。

l  SOUTH AUSTRALIA南澳大區
Clare Valley
以釀造高品質Riesling品種著名。紅土為該地的特色,位於Adelaide北方120公里遠處,通常這裏的Riesling年輕持有比較濃郁的汽油味,通常也已Dry的不含糖形式釀造,陳年10-20年的高品質Riesling也相當有實力。

Barossa Valley 
以紅土著名,土壤中含豐富的鐵質與石灰岩質,老滕耐熱耐乾旱,通常可以產區品質相當好的席哈、格納希、Mouvedre與卡本內蘇維翁品種。該區以頂級席哈品種出名,酒體豐腴飽滿、酒液可口甜美,帶有成熟水果、肉味與辛香料氣息,若再加上美國橡木桶的桶成,玉米、椰香、奶油等三級香氣將會更加顯著。

Eden Valley 
座落於Baroassa谷的對面,溫和的氣候加上較高的緯度,釀造出來的Riesling白酒酸度鮮明,萊姆和檸檬的味道也偏重,有時採用off dry的微甜方式表現,陳年過後會產生蜂蜜、果醬的香氣。

Adelaide Hills
屬夏乾東雨的地中海型氣候,所有的葡萄園皆位於海拔400公尺以上,土質以砂質為主,帶有一點黏土成分,由於土壤的含水量時常不足,種植期間一定要配合人工灌溉。由於寒冷,種植喜好寒冷型氣候的ChardonnayPinot Noir品種都相當出色,也有以此品種仿造香檳產區製作氣泡酒的案例。

McLaren Vale
位於海岸線邊,下午來自海風的吹拂可以降低溫度,該區生產優質的紅酒,例如ShirazGrenacheCabernet Sauvignon品種。老滕,口感濃郁。

Coonawarra
位於Adelaide東南方400公里遠和Victoria省的交接出,這裏的海岸稱為Limestone Coast,顧名思義大多為石灰岩地形。海洋性氣候,雖然溫度變化不大,但由南極帶上來的冷流促使葡萄酒的酸度與架構更加緊實。Coonawarra產區表層也一樣有著紅色土壤,底部頗開來才看得到白色的石灰岩地質,卡本內蘇維翁Cabernet Sauvignon品種帶著尤加利葉、薄荷、黑醋栗與緊實的單寧與果香,為該地之最。

l  Western Australia 西部大區
澳洲西部最著名的產區莫屬Magaret River產區,

l  TASMANIA
為澳洲最冷的地方,大多產氣泡酒與酸度高的酒款,品種如黑皮諾Pinot Noir以及一些白香氣品種。


補充大洋洲
紐西蘭:分為南島與北島,南島較冷、北島較熱,把果香完整包覆起來這件事情沒有人可以比紐西蘭做得更好,由於緯度高,寒冷把酸度逼出來(或者說是完整的保留下來),沁涼的酸度,帶有口香糖式的甜美果感,例如黑皮諾品種在紐西蘭的表現就格外甜美、格外奔放。當然最不能忘記的就是貓尿味品種白蘇維濃,這品種在紐西蘭的表現可是贏得了許多台灣人的心,紅心芭樂的甜美,或者小時候流水席桌上總會有那麼一罐芭樂還原果汁,就是這麼單純清爽的口感,另外,還會帶些青草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