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

關於自然平衡 關於生物動力法


關於巴賽隆納的活力,這輩子一定要親自見識過好幾次才行。對於亞洲文化,對於宗教、對於佛教、對於生活哲理,這裡的人越來越重視,有機會參加了一場國際瑜伽日的研習會,我們拿著瑜珈墊在充滿流行藝術元素的巴賽隆納大街上遊走,很有感覺。把那種恣意走在城市街頭的自主權再次奪回,所有的人無不為我們停下來,週日上午,一片寂靜的大都會街頭,一群年輕的女孩備齊的他的健康武器,堂堂昂首走向公園,也就是活動場地。「好安靜啊」我說到,ˊ很少有嘉年華或是活動可以舉辦的這麼安靜和諧,「對啊!因為這就是瑜伽與內在和平的訴求」伊蓮講到。一路上都是市集,一圈圈的市集,帶著對亞洲文化的模糊與想像空間,綜合著中國、日本、印度、泰國、西藏等元素,再帶點歐風的簡樸高雅味,各種色彩的西藏風格,圖騰、臉部彩繪,用不同顏色區分脈輪,還有軟木塞回收碎屑做成的瑜珈墊,在在都顯示出大家希望捨棄奢華,重新回歸簡樸與健康的生活,從飲食我們看到了人類對於大自然的讓步,亦或者說對於大自然的謙卑與尊敬,我們知道目前台灣店家是禁止使用與提供塑膠袋的,而法國、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更是早在好幾年前就開始這項環保議題的實施,我覺得這種感覺很正確。所以,對於喝的葡萄酒,我開始也想回歸自然,其實對於葡萄酒的選擇我一向都非常嚴格,「最好的釀酒師就是最懂的尊重自然的」,對我來說他們只要不礙事,原原本本地把風土原本的樣子呈現出來即可,不過這卻是難度相當高的。







生物動力法,也就是這趟旅程我主要的目的之一,除了從別人口中聽到的跟隨農民曆與手機APP的時間耕植與開喝外,我還希望真的了解這些農民內心深處到底在想些什麼,也想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了實驗性質而從事生物動力或自然酒還是打從心底真的相信這對葡萄酒的口感與人類健康會有極大的幫助。樹里歐有機莊園Can Suriol就是我研究的對象。酒莊的莊主Assis對於生物動力法相當的謹慎看待,不過習慣成自然,我看到他一家人都可以很習慣性地與他下田,一起調製配方,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家人去陽明山出遊一樣,不過他的行程是帶家人挖大便、讓小孩攪拌調製活水。生物動力法有從魯道夫史坦納開始成形,他有好幾種調配養分的配方,其中500-501是當作營養補給品的添加劑,會直接噴灑到土壤,而502-508配方則是養土使用,會直接拌入糞肥中,一個就好像是維他命補充液、另一個則是主食「糞肥」。這次參與養土工程是另外一種「維他命」的調養配方:Meria Thun,將五種花草與火山灰拌入新鮮糞肥中再埋入地底長達一年的時間,隔年挖出後,必須配上不對順時鐘、逆時鐘攪拌的活水在到田地中噴灑,本來以為連蟲、糞都不敢觸碰的我會敗了不少事,不過這次在準備工程中實在出現太多蜘蛛、瓢蟲、獨角仙等昆蟲,我就讓自己隨著大自然去吧….玩了一下午大便,當然也被田中噴灑的糞土配方噴了一身(剛好處在順風處),衣服沾著大便,一身屎味,回家可是洗了好長的熱水澡才將這身味道除掉,不過想到這一切真的太有趣寫難得的經歷了。媽媽打來:「你在巴賽隆納好嗎?」我回答:「好啊!我都在做瑜伽、玩大便!」




至於酒款的味道,對於樹里歐酒莊我一項都沒什麼話好說,這裡位於CAVA產區Penedes,其實認真罪CAVA的酒莊是有的,只是被大部分的商業CAVA吃掉,行情也被壓得低低的,於是讓這些想好好耕作的農夫吃盡苦頭,不過這種香檳等級與做法的CAVA氣泡酒也是有人在做的,樹里歐我就覺得是其中一間,Recaredo大家公認高檔的CAVA也是無庸置疑的!有這麼多有機CAVA、瓶中陳年超過100個月的佳釀,氣泡酒真的有除了香檳外的美好世界的!生物動力法釀造出來的酒款通常開瓶後生命力可以延續個好幾天,氣泡開瓶後不關維持個整整一天也是沒有問題的(這也是令我最驚奇的事情之一),美好的泡泡逝去,但來反而是充滿活力與乾淨的白酒,烤麵包、榛果、油桃、菌菇、白花香,一層一層蜂湧而出,這是健康的味道!無庸置疑!通然喝氣泡酒是會容易令人頭痛的,不過,生物動力產出的葡萄酒喝完,隔天卻令你清爽無比、神采奕奕,不會有宿醉的感覺。有些人對於某些葡萄酒或者防腐劑等食品添加劑敏感,改喝生物動力或者自然酒就幾乎不再會有這些問題。CAVA三個品種主要是Xarel.loParelladaMacabeu,樹里歐酒莊除了三個品種混釀外也另外做了三個品種分別獨立的單一葡萄酒款,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更直覺的認識他們的風土、認識他們的原生品種。代代相傳的堅持,我相信風格與老派的延續,也相信在傳統中與新事物的碰撞,絕對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帶給味蕾的新體驗。





七月份莊主來台影片宣傳預告



今年六月,深杯子親自到西班牙樹里歐莊園了解何謂生物動力法。
常常聽到人家說,也常常喝到這樣子的酒款,但是卻沒有親臨現場參與有機的配方與準備。終於完成了這個里程碑,深入當地理解酒莊如何運用牛角、牛屎、各類花草茶等用心調配養土的配方。大便就是食物,我們在做的就是透過自然農法給土壤多加點補品,跟著日月星辰,與大自然呼吸一致的農法會是什麼口感?一起來現場參與這台北唯一一場,大師親臨現場的第一線接觸。

7/21台北葡萄酒展 世貿三館 大師講座(週六下午場)售票請洽
https://www.accupass.com/event/1806130424401155368800

2018-05-26

美好的旋律就是重複的練習

人其實最自在的,就是一種旋律。



可能是熟悉的環境、可能是曾經相伴過人的氣味,也可能是過去最迷惘時刻的過往回首,當時我們都覺得過不去的,現在卻怎麼記也記不起來,頂多就是隱約的痛,然後擦乾眼淚笑一笑,繼續往前。那是久到想不起來的痛,還是痛到想不起來的久?無論如何,身體的自我保護也好,我們就這麼走過來了。聽歌喜歡重複,因為那是一種精神狀態的妥協,一種放鬆的安全感,一種再也清醒不過的暈眩,似乎在這樣子的狀態下,找到一種穩穩妥妥的呼吸節奏,然後恣意地抒發感受。這是一種代謝,一種與太多人講話過後一天自己與自己講話的時刻,一種緊繃似乎隨時要被拉上商業舞臺上賣出自己的逃避。轉轉脖子,已經想不起來何時開始脖子總會喀拉拉的響,我的筋骨不好、容易落枕,膝蓋也不好,想起曾經跳過的火車,只是為了與擦身而過沒有搭上火車的朋友會合,我的右肩或許也因此撞出些內傷吧?瘋狂的年輕時代似乎已經漸漸離我而去,迎接我的成熟慢慢將我帶領向熟成,我很喜歡這樣的狀態,這樣的年紀,這樣的自己。跌跌撞撞中也這麼撞離了二十年華,創品牌的這幾年我從沒離開過年輕的自己,就算是得拖著沈重的腳步,還是會時常回首看看過去的理念,那種純淨就如同看到孩子般的單純,餓了想吃、開心就笑、累了就哭,看到自己不熟悉的環境與自己不喜歡的人就大哭。我不會忘記這樣單純的自己,拿著酒杯,我會繼續猜題、我會繼續找我愛的酒、我會繼續創作、我會繼續大聲訴說我最愛的葡萄酒。

2018-05-12

關於小眾與大眾的感嘆。



看了許多身旁的例子,似乎在成就自己想法就得做出一些犧牲。若你的夢想是很大眾的,是膾炙人口的、是直接可以讓所有人拍手鼓掌叫好的,或許在成就自己的道路上你要的只是努力與運氣,但若你身為一個比較有獨特想法的人,聽好,我說的獨特並不是自以為是或者多了不起,而是你的想法稍微跟普羅大眾有一些些不同而已,可能你叫要接受相當大的試煉與一次又一次的挑戰與打擊。有沒有想過為了成功的那一天到來,所鋪成的道路有多長呢?

專業拉琴手得為了糊口而跑婚宴場合演奏商業化的曲目,特斯拉科學家雖然發明了交流電、預知了無線電傳播、無線影像傳訊的將來,甚至認為他有接收到外星人的音頻,不過一生相當淒慘,飽受飢餓與孤單,在世時大家將他的預言都當作笑話甚至瘋子,證實了偉人總是孤單的。專業舞者到餐廳端盤子,只因為希望可以繼續做自己熱愛的事情,而這件事情的價值似乎被現今的「價錢」計算的沒那麼值錢,所以得更辛苦過活。如果人生可以不花那麼多時間在走這些反覆,不花時間在證明給別人這件是情可能的成功機率,甚至可以單單純純的養活自己,或許會有更大的成就被發生吧?

小眾這件事情的確是吃力不討好,我常常在思考,現代社會大家追求的是快速,大家喜歡的是簡單與放鬆,太多廢話或者迂迴的思路反而提不起大家的精神,於是乎衍生成了三秒鐘做決定、三秒鐘定生死的膚淺行徑,連購買行為也變成這樣,會自己跑的商品、會說話的商品最厲害,而這東西就是名氣,不僅是讓商品對自己說話,也把自己要對別人炫耀的話一次都說明白了,而你只要執行「消費」這個行為,對買的人是這樣,對賣的人更是這樣,於是乎大家都不太願意真的交流對話了,反正答案就只有那一種。若你還聽不明白,撞個幾年你就會被削成一個模一個樣,大家都是這樣走來的,否然,抑或你餓死、抑或你瘋掉。但是這太可惜了。

小眾意味著你的獨特性與原創性,代表你的風格,代表你有說故事的主導權,代表你還活著,代表著你不在敷衍別人,代表著你不是倉促行事的人,代表著你思考,真真實實的思考了每一個行為背後的動作。我認為這是風格,這是你姓名可能與人相同、長得可能與人相向,但內心卻住著完全不同的那個靈魂。這世界上那麼多款葡萄酒,就是人類世界的反射與一個縮影罷了。在方便中、在隨意中,我們卻不隨便,給葡萄酒多一些機會,給不同樣貌與風格的表現給予多些讚賞與鼓勵,這是藝術,需要時間、需要認同、需要沈澱、需要理解,也需要內化成自己的風味。你應該部會三秒鐘看一個人就決定他是怎樣人吧?(亦或許你會,而我並不認為這正確)

我不認為大眾與小眾之間是完全無法跨越的鴻溝,反而覺得是相輔相成的一種默契,就像社會組成一樣,或許在迎合應付社會撐著的皮囊中,你商業化的外型下卻死命地守著心中藝術的一隅,那是屬於自己重新燃燒靈魂與定義價值的所在。

乾杯!給所有為人生繼續努力的鬥士。

2018-02-20

有趣的阿根廷烤肉ASADO



今天要來分享阿根廷的烤肉。講到阿根廷,想到第一件事情就是探戈吧?那第二件事情呢?沒錯,民以食為天,就是烤肉。阿根廷是全世界食用牛肉最多的地方,平均每年每人要吃70公斤的牛,這就像喝葡萄酒,法國人也曾經達到每年70公升,不過現在不斷下降到只剩每年30公升左右了。在阿根廷,雞肉有自己的詞彙、豬肉有自己的詞彙,但講到牛肉,只要用肉”Carne”這個字既可以總括一切,可見牛在阿根廷的重要程度。整頭牛,從頭到尾都可以烤,香腸(chorizos)、血腸(morcillas)、粉腸(chinchulines)、胸線(mollejas)與各種器官每個部位不同需要的火侯與時間都不同,從兒童、婦女、遊客、工人、企業家,每個人幾乎每天都離不開烤肉,而每個家庭都有烤肉的裝置與排煙系統,這裡更有全世界唯一的品肉師,可以透過品嚐同一部位的肉去判斷該牛來自放牧、畜牧,以及牛的品種。這裡更有全世界唯一的烤肉師學校,只要上十二堂課就可以成為烤肉專家。


老一輩身上依舊可以看到大男人主義的影子,到底烤肉這個技能算不算煮飯呢?若煮飯整理家裡對大部分男人來說依舊是女人的事兒,那麼男人烤肉就是娘娘腔囉?對於這點眾說紛紜,不過烤肉是很粗重的活,從砍柴一路到架設烤爐,再到切肉、分部位、控制火候,許多男人都覺得這不是煮飯,這是「烤肉」,就好像歐洲男人討論足球賽、台灣男人玩電動、西班牙的鬥牛士,或者是古希臘哲學殿堂只有男性存在一樣,這是神聖且不可侵犯的男性時光,也只有男人懂的菜餚,甚至有心理學家認為這是相當Gay的一種情趣展現,女性通常都等男性吃完烤肉剩下的才會揀去吃,而在當地這似乎也成了習慣,也沒有什麼不平等的抱怨。


烤肉源自野蠻人,人類開始懂的起火烤肉時,考古學家挖到除了烤肉架、烤肉的痕跡外,也評斷出烤的肉不是牲畜的肉而是人類的肉,帝王可掌所有動物的生殺大權,所以宴席上吃烤肉也代表權位的展現,其他觀眾或者被款待的人都要給帝王掌聲,衍生到現在就是在餐桌上吃烤肉的大家要給烤肉失一個掌聲,然後從人肉換成了牛肉,其實我們只是換了腦袋、換了想法,我們正在做的事情其實跟野蠻時代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其實吃肉本是如此。阿根廷的高卓人就是南美的牛仔與西班牙人的後代,特別愛吃烤肉。阿根廷每年舉辦全國烤肉節,有趣的是在慶典上大家烤肉不去皮的,牛味更重、更原始,你可以想像不去皮的烤牛肉嗎?我覺得這畫面太血腥,有種吃人不吐骨頭的感覺,不過最原始,或者說最早期的美國牛仔、阿根廷耶穌教會就是吃這種帶皮的烤肉,真野味。


烤爐有很多種樣式,大部分家用的呈現V字型的紋路版,可以讓溫度均勻分布,也可以讓多餘的油脂流出,不沾黏在肉塊上。烤肉用的柴火不同也會導致味道不同,大多選用木材或者炭,當然塞報紙或無論什麼東西都可以燒,把前情人的情書也拿去燒一燒?哈哈。總而言之,從飲食習慣觀察在地的風俗民情其實最準確,畢竟民以食為天,這是無法斷掉的百年文化。台灣也有幾間阿根廷烤肉料理,大家不妨找機會去試試看吧!體會這個ASADO阿根廷肉文化。



2017-10-17

藝術品是孤單的

從來沒看過他們帶著妻兒出現,就是在田園中,日復一日地過著一樣的日子,似乎要離開這個村莊都是一種多餘的浪費,無論是浪費生命或者浪費時間,因為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這裡。許多人不明白這兩個大男孩在追求什麼,或許吧?他們一點都不有名,他們成就的是別人的名氣,別人的好,或許習慣了這一輩子就這麼不斷重複的做這件成就別人的事情,有一天再也不需要了,不過,也不會不會了。我喜歡單一與直接,一大群群體的活動其實是一種工作,或者是自己莫名穿上的鐵甲裝,只展現一小部分的自己。釀酒師難處正在此,許多人只會面對自己對藝術飲料的堅持(或者是癮料?),變得不太會對外界說話,變得很小心翼翼地維護自己的作品,當他們把家中所有的珍釀毫不吝嗇的打開,只是希望得到我最大的讚賞(與最少的指教?),我怎麼說的出口?有別於以往的菜鳥,面對市場我認為只要我一位台灣人會喜歡的東西,大家都依定會喜歡的,事實證明根本不是如此。一派在意的是理念,另一派在意的是便宜與順口,而後者暫大多數。當這些藝術家眼巴巴地望著我,我心中只浮現出你們的東西真的太外星人,可嘆知音難尋,還是得養家糊口啊….他釀造是,我銷售更是。

藝術品是孤單的,而他的造物主更是,如果你對一件事情的付出已經大過於理性思考,瘋狂是需要契機的,有些人真瘋了卻住到精神病院,有些人真瘋了卻成為草間彌生,有些人在虛實瘋狂間生存,早生了幾個十年,成為跨世代的傳奇大衛波伊。


那葡萄酒對你而言呢?會不會淪為拼價格的可樂或珍奶?虛實之間,給予這靈性的飲料多一些空間與藝術眼光,或許才會明白,葡萄酒最值錢的其實是一個人乃至一個家族傳承多年的家訓,我們把別人的生命價值存放好,鎖好,另外一瓶,緩緩地啜飲,鎖入喉中。

#碎塊葡萄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