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2

Trabanco Alma 艾瑪魂 Vermut 苦艾酒




Vermut是西班牙文的苦艾酒,另外的寫法是Vermouth。苦艾酒可以是葡萄或蘋果為基底,與苦艾草、茴香等多種植物或香料混合成的加烈酒。雖說是加烈酒不過酒精度並不算太高,跟紅葡萄酒其實差不多:15%。王爾德曾說當他飲入艾碧斯苦艾酒後就有如鬱金香輕府他的大腿。詹姆士龐德在007電影中,殺罪犯前總會喝上一杯苦艾酒,這些都是普羅大眾對苦艾「綠仙子」的印象。全世界都有苦艾酒,今天我們就來講講西班牙的苦艾酒。

在西班牙,Vermut不分年齡大小,每家餐廳與街道上都可以在酒單上或黑板上找到這款酒,通常一杯杯賣,端上桌時老闆會放上一片柳橙、一串(或一顆,看你在哪個城市)橄欖,放入冰塊與苦艾酒混合後即可飲用。喝苦艾酒是輕鬆甜美的,雖然有了「苦」字,不過大多在餐廳的苦艾酒喝到都是甜的。中午12點過後就可以開始喝苦艾酒,這對西班牙的炎炎夏日來說可說是多了一個消暑的選擇。從巴賽隆納喝到馬德里,苦艾酒超越時空,一直都沒有退過流行。


深杯子La Copa Oscura這次與最先拿到法定產區DO Asturias蘋果產區的Trabanco塔邦客蘋果酒莊共同合作,引進全西班牙第一支白金色的苦艾酒,我們知道苦艾酒通常都是綠色的,這次全新的展現,將苦艾酒以金黃色之姿展現於眾人面前,而這到底是怎麼做的呢?

稻穗般的金黃色澤萃取自蘋果,木質調、橘子、蘋果的香氣緩緩散逸,入口後鮮明的新鮮清爽口感有別於一般比較厚重的苦艾酒口感,淡淡的酸度如同蘋果酒般的香氣襯托,肉桂、草本與果汁的甜美,帶著莊主Emilio Trabanco穿越時空的古老回憶,使用獨家秘方融合全新理念發想創作,建議攝氏8度飲用。


1925年起,塔幫客Trabanco蘋果酒莊園僅使用最好的傳承工藝與高品質的蘋果與傳統釀造法,呈現最真實的老口感。當時Emilio Trabanco常常拿著自家釀造的蘋果酒請鄰居喝,已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他的夢想就是打造一座傳承真實在地人生活的蘋果酒莊。Lavandera 小鎮開始傳起,一路傳到CamochaVega Granda 一路再到Gijon鎮,口碑好,口耳相傳,縱使困難叢叢也就這麼漸漸打開知名度。1963年兒子與女兒VincentAlice接手,第一次世代移轉。1990年成立公司Asturvinagre S.L 也開始販售蘋果飲料、蘋果醋。1998年成立Camin Lavandera S.L 公司,拓展蘋果園達60公頃,也增添了許多釀酒設備,除了在新舊釀法中取得平衡外,也格外改善衛生,讓塔幫客蘋果酒的品質穩定,連連獲獎,至今已成為西班牙最具代表性的知名酒廠,也是第一個擁有專業釀酒師進駐、獲得法定產區認證的酒廠。



古提拉雪莉酒莊(GUTIÉRREZ COLOSÍA)


雪莉酒或許大家都聽過,對於那複雜的分級指度抑或有些害怕以及產生些距離感,不過先放下多餘的擔心,其實雪利酒並沒有太多複雜。我們先從雪莉酒這個詞彙開始探討,我們知道在西班牙的南部其實歷經了許多不同人種的戰爭與統治,從羅馬時代開始,腓尼基人大約於西元前1100年來到此處種植葡萄,當時這個城市叫做Xera,其實與現在我們習慣稱呼的sherryJerez有點雷同。羅馬帝國在長達400年間,不斷出口雪莉酒,也發展出雪莉酒的評鑑標準。接著阿拉伯人於西元711年統治西班牙南部直到1264年,他們稱此地為Sherish11世紀開始英國人大量進口雪莉酒。17世紀過後,英國人、蘇格蘭人、法國人、荷蘭人等紛紛在此地設酒廠,法定產區制度Jerez-Xérès-Sherry DO)興起,保護產區與酒款的品質。

顧名思義,所有的雪莉酒款必須在El Puerto de Santa MaríaJerez de la FronteraSanlúcar de Barrameda三地之間生產才能使用法定產區Jerez-Xérès-Sherry的名稱。因為這裡擁有levantePoniente的乾冷風、特殊白色土壤albariza以及在地酵母等天時地利人的情況下,才能產出真正的雪莉酒。在這三角地帶外其實有許多使用相同方式釀造的仿雪莉酒,不過在瓶身上都不能使用真正的雪莉酒作為名稱。



Albariza 這種土壤生成時間於3400萬年前,由山海間的沖刷與沈積累積而成,表土呈現灰白色,是種植雪莉葡萄的必要土壤。雪莉葡萄酒的使用葡萄相當單純,畢竟當地十分炎熱,能產出的葡萄有限,其中最有名的就是Palomino(一般的不甜雪莉酒)、Pedro Ximenez (甜型雪莉酒)以及使用最少的Moscatel葡萄。

雪莉酒最有名的除了釀造方式外,再來就是陳年的系統:CriaderasSoleras
Criadera代表的是將酒液注入大型橡木桶中陳年,Solera系統就是透多很多層Criadera陳年的累計,將年輕的注入老的那一層,而老的那一層再注入到更老的那一層酒層之中,透過老母酒的方式累積出數十年的酒款。由於雪莉酒上自然而然會產生出一層酒花(flor),就算沒有將整個桶子注滿酒,酒花會保護葡萄酒避免極速氧化,於是自然而然的,酒並沒有壞掉,反而隱約多了一種特殊的氧化風味,時而類似堅果、蜂蜜,時而類似消毒水與指甲油,有點紹興又不那麼紹興的狂野風格,與台灣滷味的搭配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1838年起,位於Guadalete河流口的古提拉雪莉酒莊(GUTIÉRREZ COLOSÍA)便開始生產雪莉酒,酒窖百餘年來並未改建,窖藏的位置就如同置身於老舊教堂中,黑暗、原始、寬敞通風,遙遠漆黑的天花板與閣樓間的窗台建立了一個自體的循環通風系統,老舊漆黑的橡木桶裏承裝的是家族的血液,我熱愛這種概念,這種代代相傳在衝突碰撞與和諧中找到最棒的方式,這是家族的印記,無論如何動盪,都無法抹滅的風土。每個酒莊都有個美麗瀟灑的傳承者,有趣的是,我認識與我差不多世代的傳承者幾乎是女性,他們擁有著非同常人的堅持與傳教士般的執著,一面性的燃燒著家族的光輝,將最好的呈現給這個世界。Carmen就是這位女性,二十幾歲,從小耳濡目染雪莉酒的文化,小時候跟著父母親在酒窖中工作、遊玩,現在Carmen除了是侍酒師、攝影師、建築師也是藝術家,她在酒莊旁打造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商品展售點,簡直就是小型的美術館。看著一位美若天仙的金髮女孩穿著骯髒的吊帶褲,手中拿著量尺與斧頭打造一張桌子,或者隨性地用180度反方向畫出一幅美麗的畫作,古提拉家族留著藝術家的血、釀酒師的血。如同深杯子La Copa Oscura一如以往的作風,熱愛小型家族酒莊的精緻與熱血,傳道士般的一步步將原汁原味的道地引領到世界的餐桌上。很高興終於找到了西班牙的小雪莉酒莊---古提拉雪莉酒莊(GUTIÉRREZ COLOSÍA)。即將上市,敬請期待。








2018-10-07

氣候與品種---西班牙CAVA系列(三)





我們講葡萄酒的時候往往會講國家、會用地理位置,以及用氣候帶、緯度帶去確認,不過這都比較停留在大方向的比較。例如大陸性氣候的日夜溫差大、海洋性氣候的濕度與日夜溫差都會來的緩和一些,地中海型氣候的夏乾冬雨特性更是適合釀酒葡萄與橄欖的種植與熟成(夏天為生長季節,乾燥可以鎖住水果糖分,休耕的冬天下點雨水,可以舒緩、調整一下一整年度的辛勞。)不過除了大氣候外,微氣候也是重要的一環,或許也可以說是最重要的?因為往往同一個法定產區間的味道都會有所不同,甚至鄰居酒莊釀的酒,明明和我使用的土壤、分享的雨水是差不多的,但為何他家與我家的味道就會不一樣?這是「家味」嗎?我不禁問起自己。不過仔細想想也是有道理的,葡萄樹與樹之間長的面相其實就不太一樣,例如一株樹可能葉子長得比較高,葉子的分布大部份蓋住了葡萄,這樣葡萄在熟成過程中可能溫度在攝氏33度,而另外一側比較曝曬在陽光下的葡萄可能高達攝氏44度,明明隔壁(甚至同一株)樹,可是水果受到的溫度卻全然不同,更不用提向陽側或者背光面、海拔高與低了!也就是這些細微之處,讓葡萄酒在同中求異,異中求同!

白品種
Macabeu:皮薄、果肉多、容易受到擠壓而有提早破裂的問題,果實看起來很大顆,果香奔放,松針、西洋梨、熱帶水果、芭樂等香氣為主。

Xarel.lo:果實比較小顆、扎實,呈現金黃色色澤,產量大,香氣獨特,礦石、水果、野味、熟成水果,水蜜桃、香蕉、蘋果、茴香、檸檬等香氣顯著。

Parellada:三者中最晚採收的品種,果實大顆、產量也大,通常因為最晚採收所以會經歷的風險也較大,色澤呈現綠偏黃。甜度低且可能帶點苦韻,味道中性,只有在年輕時才有多一些特色。通常100%用該品種釀造出的酒款並不常見,且酒精度低。


Chardonnay : 所有CAVA允許種植品種中最早收的,平均來說提早了15天。植株小、果實小(甚至比Xarel.lo小),通常有比較嬌貴的形象,為世界知名種,雖然口感中性、帶點香瓜香氣與西洋梨、柑橘味,過桶是它很長出現的表現方式。



紅品種
Monastrell:另外一個古名叫做Mataro,源自巴賽隆納北部的一個港口城市,不過現在少人用這個名字稱呼,倒是品種傳到澳洲後,澳洲人延續了Mataro品種這個說法。Monastrell屬於一個晚收品種,葉子大,葡萄酒體花香與草莓(藍莓)口香糖香氣十足,屬於偏向還原性質的品種,換句話說,需要大量的氧氣(醒酒也是一種)才能將其特色釋放出來。


Garnatxa Negra: 屬於氧化型品種,開瓶就可以馬上感受到果實的芬芳!例如紫羅蘭、玫瑰等花香,產量也不小,屬於西班牙東北部與南法的常見品種。果實呈現玫瑰紅色。

Trepat: 當地人才比較了解的原生品種,尤其大量生長於Conca de Barbera產區,許多人拿它與黑皮諾相比,色淺,糖果、香蕉、紅色莓果(草莓、覆盆子)的香氣明顯,甚至時而透出松露的調性。清爽乾淨的口感。

Pinot Noir: 與夏多內Chardonnay一樣是屬於早收品種,位於Lleida產區也是全加泰隆尼亞省最早收的一塊,從最適採收點到葡萄熟成的時間相當短,必須相當快速完成採收。草莓、櫻桃等淺色水果香氣明顯,CAVA也常使用黑中白(100%黑皮諾)呈現,整體口感會比較圓潤甜美,不過酸度依舊明顯。

 


#深杯子
#Llopart CAVA
#Can Sruiol CAVA

關於CAVA釀造--CAVA系列(二)

陳年中

葡萄原汁(Mosto)




或許你也曾比較過香檳與CAVA的差別,一個比較高檔?一個比較平價?亦或者一個口感或氣泡比較細緻優雅,而另一個比較粗獷甜美?這些或許都是因為歷史價值與市場導向讓香檳與CAVA的角色與距離越差越遠。對,的確他們是不一樣的東西,不過並不代表程度與品質的高下,很可惜的是現在大部分人還是會認為他們的差異還是來自於品質不同。香檳產區位於法國北部,由於寒冷,往往都需要透多加糖與減酸來維持可口度,不會因為太酸、太刺激而讓腸胃道不適,不過西班牙CAVA可是明文規定不能透過加酸或減酸來調整口感,一切順其自然,97%CAVA位於西班牙東北部的加泰隆尼亞省,這裡北邊有山、東邊有海,正是好的酸度與清爽口感的來源,採收時對CAVA酒農最重要指標也正是酸度!酸度在採收時,標準值大約抓在6.5 g/L就可以採收,不過若要做一款打算陳年至少30個月以上的gran reserve品質,可能一開始的酸度要抓在8 g/L才夠高,也才有陳年的潛力。

品種酸度比較:
Xarel.lo>Macabeu>Parellada
品種酒精度比較:
Xarel.lo>Macabeu>Parellada

這樣或許你就看得出來哪個品種最有個性,最哪能在混釀中比較占最高了?  

CAVA的釀造過程有多種,其中從起始原料開始說起,可以是傳統經過葡萄壓榨萃取出的果汁來發酵,也可以是購買已經除梗壓榨過後的葡萄果汁,當然也可以購買已經發酵成酒精的初期葡萄酒(尚未經過二次瓶中發酵),最後也可以購買已經完成二次瓶中發酵完成的酒款來做最後甜度的調整。所以一共有四個可以購買的切入點來完成此項商品,不過當然比較後段的方式僅屬於大型品牌例如FreixenetCordoniu等酒莊,一年七千萬瓶產量的Freixenet酒莊,一定需要透過對外購買才能滿租銷售量。

 

CAVA釀造過程:
1.     葡萄壓榨
2.     果汁(Mosto)經過酒精發酵成為葡萄原酒
3.     裝入瓶中,另外添加葡萄濃縮汁與酵母,進行瓶內第二次發酵。
4.     發酵後會產生死酵母沈澱於瓶中,酒體與之接觸的時間乃稱為陳年(Ageing)
5.     將瓶中酵母噴離開酒體,可以透過低溫部分快速冷凍方式,或者直接開瓶噴出,會損失大約一個大氣壓力(Disgorgement)。
6.     添加甜度,調整出廠的甜度口感(Dosage
7.     裝入軟木塞,出貨。


Cava分級制度
l  Crianza : 9個月瓶中陳釀
l  Reserva : 15個月瓶中陳釀
l  Gran Reserva : 30個月瓶中陳釀
l  Paraje: 36個月瓶中陳釀,葡萄需來自單一葡萄園。



前面提到酒精發酵,也就是將糖分轉換為酒精的一個發酵過程,不過當這個過程結束後,通常葡萄酒又會再自行啟動另外一個發酵過程,叫做「乳酸發酵」。乳酸發酵的用意就是將帶有氧化蘋果味的蘋果酸(Malic acid)轉換成帶有溫和口感的乳酸(Lactic acid),讓酒體從尖銳刺口的酸度轉變為稍加圓潤奶油質地的狀態。通常CAVA不會做乳酸發酵,因為整體氣候比香檳產區炎熱,葡萄本身的糖分就夠重,對於酸度反而比較重視,不會希望酸度透過乳酸發酵消失,反之,香檳通常都會做這種發酵。

CAVA釀酒最重要的步驟就是酵母菌的「自溶」行為,通常從CAVA氣泡酒開始陳年後的第15個月酵母會開始與酒體產生互相影響的變化,酵母自己分段,讓更多葡萄酒的味道可以滲入酒體,但若要感受這種老香檳、老氣泡酒的麵包、優若乳、香料、菌菇香氣,通常要陳年46個月開始我們一般人的嘴巴才會感受到。






#深杯子
#Can Sruiol CAVA
#Seguda Viuda

2018-10-06

西班牙CAVA種植介紹----CAVA系列(一)



 這些日子在巴賽的巡禮讓我更明白西班牙葡萄酒的價值除了眾多知名大廠或者知名產區外,還有許多被遺忘的珍珠,被遺忘的佳作、被遺忘的品種,他們或許沒那麼常被聽見,不過卻是當地人耳熟能詳甚至引以為傲的傳家寶。例如Trepat這個紅葡萄品種,色淡如玫瑰水,大量種植於Conca de Barbera產區,由於有山又近海,釀造出有如黑皮諾般的爽口細緻但卻又在苦與澀度上更加大膽了。MacabeuXarel.loParellada這三種白品種是CAVA產區最知名的三大混釀品種,其中Xarel.lo是三者中最有個性的小王子,無論在酸度、果香度以及那種少部分煙硝、打火石、煞車皮等礦物調性上,略勝一籌,果實小顆、偏燒烤過後的淡橘色、皮厚,很適合拿來釀造橘酒。釀造CAVA時若希望有多一些個性,會把這個品種多放一些,若希望花果香那種圓潤滑順口感多些,則會以Macabeu品種為主,Macabeu帶出的水果的扎實與芬芳感,植株體積大、果實也大顆,皮薄多汁,在採收時要特別照顧因為很容易就會因為受到擠壓而破掉。至於最後的一個品種Parellada其實是最難使用的,因為糖份低、釀造出的酒精度也會低,通常要嘛是老滕不嘛也要種植在最高的的地勢上,才會有稍微鮮明一點的表現。許多釀酒師說,Parellada這個品種通常都佔三個比例中最低的,也有人說釀造年輕CAVA可以用,或者它不適合陳年。我覺得法國的香檳三大品種ChardonnayPinot NoirPinot Meunier 前兩個品種大家都相當耳熟能詳,也品嚐過世界以這兩個品種單獨下去釀造的單一品種佳作,那何不多嘗試看看西班牙的這三大品種單獨釀造酒款呢?Macabeu在西班牙中北部Rioja產區叫做Viura,常常會過桶陳釀,個性比較不鮮明,可能也是桶子的關係稍微壓制住或綜合了品種花果香的變化。


    我們都是到,種植過程中植物相當需要水分,只要有水份就會不斷地長大,不過對於釀酒葡萄來說,雨水份的相處關係必須恰到好處,要有一個平衡。在生長期的時候2-4月(北半球)多下些雨,滋潤土壤與樹是很棒的,不過到了6-7月葡萄開始開花結果之時,此時若注入大量雨水會讓葡萄的品質盡失,果粒糖分、澀度與酸度都無法突顯出來。另外舉例來說,2018年對於許多農產品的耕種都是相當糟糕的一年,過度延長的夏日(必須得承認西歐一直到10月氣溫才漸漸降到20度以下),往年可能9月初就開始冷了,另外春夏生長期間極度乾燥,幾乎好幾個月半滴雨水都沒有下,一直到九月中下旬的西班牙東北部才開始瘋狂下雨,這對採收葡萄不見得是好事,也可能會有一些灰黴病的發生,2018年這種緩慢延長卻又缺水的夏日季節,讓白葡萄與紅葡萄以及各個品種之間的最適合採收點與點之間被拉的很長,品質呢?我想葡萄還是耐旱的水果,所以酒莊們還是相當滿意今年的葡萄收成。今年我也參與採收,看多許多被曬得稍微金黃色的或是葉子稍微被烤焦的植株,不過葡萄們似乎相當開心,感覺做了一個很長的日光浴終於可以休息喝口水了。


Monastrell


#深杯子La Copa Oscura
#Can Suriol樹里歐生物動力莊園

2018-06-24

關於自然平衡 關於生物動力法


關於巴賽隆納的活力,這輩子一定要親自見識過好幾次才行。對於亞洲文化,對於宗教、對於佛教、對於生活哲理,這裡的人越來越重視,有機會參加了一場國際瑜伽日的研習會,我們拿著瑜珈墊在充滿流行藝術元素的巴賽隆納大街上遊走,很有感覺。把那種恣意走在城市街頭的自主權再次奪回,所有的人無不為我們停下來,週日上午,一片寂靜的大都會街頭,一群年輕的女孩備齊的他的健康武器,堂堂昂首走向公園,也就是活動場地。「好安靜啊」我說到,ˊ很少有嘉年華或是活動可以舉辦的這麼安靜和諧,「對啊!因為這就是瑜伽與內在和平的訴求」伊蓮講到。一路上都是市集,一圈圈的市集,帶著對亞洲文化的模糊與想像空間,綜合著中國、日本、印度、泰國、西藏等元素,再帶點歐風的簡樸高雅味,各種色彩的西藏風格,圖騰、臉部彩繪,用不同顏色區分脈輪,還有軟木塞回收碎屑做成的瑜珈墊,在在都顯示出大家希望捨棄奢華,重新回歸簡樸與健康的生活,從飲食我們看到了人類對於大自然的讓步,亦或者說對於大自然的謙卑與尊敬,我們知道目前台灣店家是禁止使用與提供塑膠袋的,而法國、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更是早在好幾年前就開始這項環保議題的實施,我覺得這種感覺很正確。所以,對於喝的葡萄酒,我開始也想回歸自然,其實對於葡萄酒的選擇我一向都非常嚴格,「最好的釀酒師就是最懂的尊重自然的」,對我來說他們只要不礙事,原原本本地把風土原本的樣子呈現出來即可,不過這卻是難度相當高的。







生物動力法,也就是這趟旅程我主要的目的之一,除了從別人口中聽到的跟隨農民曆與手機APP的時間耕植與開喝外,我還希望真的了解這些農民內心深處到底在想些什麼,也想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了實驗性質而從事生物動力或自然酒還是打從心底真的相信這對葡萄酒的口感與人類健康會有極大的幫助。樹里歐有機莊園Can Suriol就是我研究的對象。酒莊的莊主Assis對於生物動力法相當的謹慎看待,不過習慣成自然,我看到他一家人都可以很習慣性地與他下田,一起調製配方,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家人去陽明山出遊一樣,不過他的行程是帶家人挖大便、讓小孩攪拌調製活水。生物動力法有從魯道夫史坦納開始成形,他有好幾種調配養分的配方,其中500-501是當作營養補給品的添加劑,會直接噴灑到土壤,而502-508配方則是養土使用,會直接拌入糞肥中,一個就好像是維他命補充液、另一個則是主食「糞肥」。這次參與養土工程是另外一種「維他命」的調養配方:Meria Thun,將五種花草與火山灰拌入新鮮糞肥中再埋入地底長達一年的時間,隔年挖出後,必須配上不對順時鐘、逆時鐘攪拌的活水在到田地中噴灑,本來以為連蟲、糞都不敢觸碰的我會敗了不少事,不過這次在準備工程中實在出現太多蜘蛛、瓢蟲、獨角仙等昆蟲,我就讓自己隨著大自然去吧….玩了一下午大便,當然也被田中噴灑的糞土配方噴了一身(剛好處在順風處),衣服沾著大便,一身屎味,回家可是洗了好長的熱水澡才將這身味道除掉,不過想到這一切真的太有趣寫難得的經歷了。媽媽打來:「你在巴賽隆納好嗎?」我回答:「好啊!我都在做瑜伽、玩大便!」




至於酒款的味道,對於樹里歐酒莊我一項都沒什麼話好說,這裡位於CAVA產區Penedes,其實認真罪CAVA的酒莊是有的,只是被大部分的商業CAVA吃掉,行情也被壓得低低的,於是讓這些想好好耕作的農夫吃盡苦頭,不過這種香檳等級與做法的CAVA氣泡酒也是有人在做的,樹里歐我就覺得是其中一間,Recaredo大家公認高檔的CAVA也是無庸置疑的!有這麼多有機CAVA、瓶中陳年超過100個月的佳釀,氣泡酒真的有除了香檳外的美好世界的!生物動力法釀造出來的酒款通常開瓶後生命力可以延續個好幾天,氣泡開瓶後不關維持個整整一天也是沒有問題的(這也是令我最驚奇的事情之一),美好的泡泡逝去,但來反而是充滿活力與乾淨的白酒,烤麵包、榛果、油桃、菌菇、白花香,一層一層蜂湧而出,這是健康的味道!無庸置疑!通然喝氣泡酒是會容易令人頭痛的,不過,生物動力產出的葡萄酒喝完,隔天卻令你清爽無比、神采奕奕,不會有宿醉的感覺。有些人對於某些葡萄酒或者防腐劑等食品添加劑敏感,改喝生物動力或者自然酒就幾乎不再會有這些問題。CAVA三個品種主要是Xarel.loParelladaMacabeu,樹里歐酒莊除了三個品種混釀外也另外做了三個品種分別獨立的單一葡萄酒款,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更直覺的認識他們的風土、認識他們的原生品種。代代相傳的堅持,我相信風格與老派的延續,也相信在傳統中與新事物的碰撞,絕對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帶給味蕾的新體驗。





七月份莊主來台影片宣傳預告



今年六月,深杯子親自到西班牙樹里歐莊園了解何謂生物動力法。
常常聽到人家說,也常常喝到這樣子的酒款,但是卻沒有親臨現場參與有機的配方與準備。終於完成了這個里程碑,深入當地理解酒莊如何運用牛角、牛屎、各類花草茶等用心調配養土的配方。大便就是食物,我們在做的就是透過自然農法給土壤多加點補品,跟著日月星辰,與大自然呼吸一致的農法會是什麼口感?一起來現場參與這台北唯一一場,大師親臨現場的第一線接觸。

7/21台北葡萄酒展 世貿三館 大師講座(週六下午場)售票請洽
https://www.accupass.com/event/1806130424401155368800

2018-05-26

美好的旋律就是重複的練習

人其實最自在的,就是一種旋律。



可能是熟悉的環境、可能是曾經相伴過人的氣味,也可能是過去最迷惘時刻的過往回首,當時我們都覺得過不去的,現在卻怎麼記也記不起來,頂多就是隱約的痛,然後擦乾眼淚笑一笑,繼續往前。那是久到想不起來的痛,還是痛到想不起來的久?無論如何,身體的自我保護也好,我們就這麼走過來了。聽歌喜歡重複,因為那是一種精神狀態的妥協,一種放鬆的安全感,一種再也清醒不過的暈眩,似乎在這樣子的狀態下,找到一種穩穩妥妥的呼吸節奏,然後恣意地抒發感受。這是一種代謝,一種與太多人講話過後一天自己與自己講話的時刻,一種緊繃似乎隨時要被拉上商業舞臺上賣出自己的逃避。轉轉脖子,已經想不起來何時開始脖子總會喀拉拉的響,我的筋骨不好、容易落枕,膝蓋也不好,想起曾經跳過的火車,只是為了與擦身而過沒有搭上火車的朋友會合,我的右肩或許也因此撞出些內傷吧?瘋狂的年輕時代似乎已經漸漸離我而去,迎接我的成熟慢慢將我帶領向熟成,我很喜歡這樣的狀態,這樣的年紀,這樣的自己。跌跌撞撞中也這麼撞離了二十年華,創品牌的這幾年我從沒離開過年輕的自己,就算是得拖著沈重的腳步,還是會時常回首看看過去的理念,那種純淨就如同看到孩子般的單純,餓了想吃、開心就笑、累了就哭,看到自己不熟悉的環境與自己不喜歡的人就大哭。我不會忘記這樣單純的自己,拿著酒杯,我會繼續猜題、我會繼續找我愛的酒、我會繼續創作、我會繼續大聲訴說我最愛的葡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