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24

葡萄酒教父 羅伯派克




  我對葡萄酒的認知尚淺,但是當我開始接觸葡萄酒時,身邊對葡萄酒有興趣的同學劈頭就告訴我:這一瓶派克評分92、那一瓶派克評分95,一開始還摸不著頭緒,這傢伙是誰?怎麼可以如此囂張,到處都布滿他的評分,所有的酒架前完全依照他的分數來賣,高一分就是貴得多些,少一分就是便宜得多些,完全按照著他的遊戲和邏輯規則走。派克年輕時念的是法律,但是中途發現自己志不在此,同學們紛紛當了律師而他卻忠於他的葡萄酒品嘗。二十歲出頭,開始嘗試品酒,並且替每一種酒款做記錄,老天似乎非常照顧他,人們稱它擁有天才的味雷與超強的記憶力,派克發現當時市面上的酒品嘗起來與酒評上寫的差異甚大,他希望自己出刊來平反。一開始根本沒有訂戶,但是派克執意繼續走下去,現在他的葡萄酒代言人雜誌(Wine Advocate)已經風行37個國家,派克一輩子喝超過20餘萬種葡萄酒,平均一天就要喝上好幾瓶,許多人對這個人味蕾的可信度開始產生懷疑,難道一個人真的可以記得這幾十萬種酒的風味?難道沒有出錯的時候?而出錯的時候,又是哪一家倒楣的酒廠替他頂下爛攤子呢?派克的確出錯過,但是他為人風評正直,出錯勇於認錯,並且幾次重新替同一年份同一款酒修正分數,有些法國酒廠為了討好派克,無所不用其極,將自己的年輕女兒紛紛推向派克,希望完事之後替自己酒莊多添些分數,但是派克一次都沒有答應,秉持著為人正直中立的態度,也不為自己親戚的酒莊背書,和酒莊老闆吃飯時也盡量各付各的以避嫌,或許學過法律的人,多少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連續30年,派克每年三月會定期拜訪法國酒莊,法國人對派克是又愛又恨,可是又不得不承認他的權力之大,只要他評分超過90,消息一出,該酒莊馬上接訂單接到手軟,不久後便可以宣布銷售完畢,庫存酒也是,只要派克的新分數出現,價錢馬上翻5倍長並且銷售一空,許多酒廠開始釀造派客喜歡的酒的風格,過度聰明的美國人甚至建立起一套派克系統,用儀器設定與偵測葡萄生長狀況與釀酒變化的狀況,如果甜度與酒精不夠就馬上加糖,如果木桶味不夠就添加木桶屑與木桶口味的液體,釀出來的成品果然和派克喜歡的酒相去不遠,而且這套系統還以500元美金的價位在市場上銷售給酒商,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迎合派克,最後,一個新的單字被發明出來:派克化!
  
  我認為派克可以帶給大家的除了傳奇故事外,也抵立青年學子無論就讀哪一科系,唯有找到自己最喜歡的才是最永恆的出路,難就難再熬出頭的過程,我想派克當時出刊的窮困窘樣,完全沒有人看好,萬萬沒料到會成為義大利與法國總統授予對國家最有貢獻勳章的對象吧!無論葡萄酒界對這一名品酒師的褒貶程度,要成為一名評論家本來就會遭受到許多人的評論回饋,派克至少算是中立與堅強的了,舉杯致敬!羅伯派克!也期待新一代的世界及葡萄酒評再創高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