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26

Saumur美麗的羅瓦河畔



Saumur位於羅瓦河畔有相當多的法國知名酒窖和葡萄園,例如ChinonBourgueil Coteaux du Layon等。我們一行人搭著便宜的五人成行火車票(大約一人八歐就可以周末暢遊羅瓦河地區的所有城市),一抵達Saumur,映入眼簾的就是非常夢幻和華麗的城堡,那座城堡很龐大,看似近在眼前,其實是要爬山的。沿著橋跨越護城河進入市中心,赫然發現遊客中心門口貼的一張關於馬術比賽的海報,這裡有一個相當著名的馬術學校(Le Cadre Noir),而我們抵達的那一天剛好就是比賽的最後一天,生性愛馬常被別人認為有蒙古血統的我,像發了瘋似得吵著要去看馬,當然看馬前先看美麗的城堡,因為抬起頭來,她就坐落在城市不遠處了山丘上。


古老的城牆、老舊的砌石、懸掛的中世紀旗幟,鑲了長鏈的城門感覺長久沒有使用,城門維持打開的狀態已經成了常態,門外連著一條通聯橋,底下是一條又深又長著鴻溝,突然又開始想從古自今到底有多少條生命葬送在這裡(城堡的靈異故事總是很多)。剛好碰上祭天的葡萄收成慶典,去年(2010-2011)由於法國天氣炙熱、雨水豐沛,許多釀酒用葡萄都提早收成,所以今九月來的時候酒莊的葡萄藤幾乎都空空如也,沒有任何果實。

  慶典上有幾位穿著奇特衣服的人踩高蹺(和七爺八爺一樣高),在葡萄園裡面穿梭,身旁也跟著幾位樂手敲鑼打鼓,比較奇怪的是這音樂對我來說比較像來自英國中世紀的音樂,不太像法國的音樂,或許因為戰爭的原因,英國人將音樂也一併帶過來了吧?一個女生打鼓、兩個男生各拿著口吹樂器演奏,一路吵吵鬧鬧(我想到台灣的廟會),跟著很多打扮奇特的布偶人,在葡萄園間和民眾打成一片。接著他們一行人移駕到城堡旁邊,在台上的祭師說完祈禱文後,繼續敲鑼打鼓。祭典中間有一批馬,後面拖著一大卡車的葡萄,工作人員把葡萄一簍一簍的倒出來,放到擠壓的機器中,那匹馬個子高得很壯觀,眼睛旁邊帶著兩片眼罩,眼神透露著神經質與隨時要發瘋的狀態,吵吵鬧鬧和無數相機在她面前閃爍可能不是他樂見的(可憐的馬兒)。



  好久沒有吃真正的烤乳豬了,恰巧在城堡旁邊他們就搬了兩支超大的乳豬來考,乳豬在偌大的機器裡慢慢翻轉,每當機器被打開時,一陣炭烤箱便撲鼻而來,也隨之夾帶的民眾的歡呼聲,好像生平第一次看到烤的顏色那麼均勻的金黃脆皮乳豬,我馬上點了一份享用,一份只有幾片烤豬,五歐,相當於台幣200元,不想太多因為在這裡也不算太貴,旁邊附帶三片烤法國麵包,鬆軟香脆、熱氣撲鼻,索性便找個欣賞城堡最美的大草坪上躺著吃東西,Carlos是我的好同學,秘魯人,有相當多年的葡萄酒領域工作經驗,和他出去最幸福的事就是包包裡一定有兩瓶酒可以享用,吃著乳豬配羅瓦河產區的紅酒,曬著溫暖的太陽,臥倒在中世紀的城堡旁俯瞰整個Saumur城市,生命突然變得很悠閒、很輕鬆。




  本來決定要搭計程車去馬術學校的,因為從Saumur城堡到馬術學校至少有6公里路,由於星期天所有公車都停駛,我們只有計程車或走路的選擇,詢問計程車價錢後一個人平均要支付五歐(我們有五個人),我覺得五歐可以省掉很多麻煩,在時間又不太夠的狀況下,我當然贊成,想不到歐洲人天生愛走路的個性還是把我給壓下去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贊成用走路,因為五歐太貴,民主國家、民主制度也沒啥好說的了,拿起包包,想不到一走就是10公里,無邊無際的拿著不太確定的地圖,我們在豔陽下整整走了兩小時,抵達馬術學校的時候正好是室外賽的結業典禮,還以為老天和我們開了個玩笑,走了兩小時的路竟然換來一個結束,大家買冰淇淋消消暑與消消氣,還好後來發現還有室內賽。



  第一次在國外看馬術賽,室內通常都是馬場馬術賽,馬術真正厲害的精隨不在於跑多快或跳多高,而是在於對於馬匹的掌握與控制性。一開始,參賽選手騎著馬進場繞圈,讓馬匹適應一下環境,順便和觀眾打招呼,接著鈴聲一響,告訴參賽選手可以入比賽場,兩位工作人員會把柵欄的門打開,接著音樂下,馬兒便開始跟著音樂搖擺,我這輩子沒看過這麼厲害的斜橫步,馬兒邊扭屁股前腳還跟著音樂踢步打拍子,並且斜斜地走,從左斜到右,再從右斜到左,完全踏著輕快左右扭擺的步伐,只差我看不出來牠在笑罷了!操控完全、步伐平均、力道合適、絕對沒有暴力,我看到動物和人類間的絕佳默契。如果我很有錢,我一定會來馬術學校上課的(早就這樣想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