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2

別忘了你的嗅覺與味覺



  
        喝葡萄酒永遠是充滿驚奇與興奮的,或許是身處在異鄉,會被許多事情莫名其妙的激發想像力,我總是認為老天給我們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手,我們卻不斷的使用眼睛和手,卻忽略了鼻子與耳朵的感受,這一次一頭栽進了葡萄酒的世界中,每天都在訓練自己用最不熟悉的部位做練習,先從我的第一杯酒、第一次品酒會開始,我相當的緊張與徬徨,因為我完全無法辨別酒中的特殊香氣,對我來說葡萄酒就是葡萄酒,我找不到葡萄的味道,頂多找到酒精的味到罷了,一點都沒有那種寫小說與拍電影的心情把葡萄酒的味到描述得天花亂墜,常常心中都想著或許對面這位專家也只是瞎掰而已吧?但是與葡萄酒的接觸越來越多,身邊也結交了許多有異於常人味覺的朋友,每次一瓶新的酒擺在眼前,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們口中的味道和我的一不一樣。剛開始我總是從別人的口中才疑似找到相同的味覺,心裡相當挫折,好像是為了迎合別人我的腦子才說服自己口中是這樣的味道,很多時候自己在發表葡萄酒感言的時候也得不太到別人的認同,但是我的同學們都相當的友善,他們會把不同歸結在國籍不同、文化不同、飲食不同,所以每個人的描述才會不同,說不定他們心中默默的想我到底在胡說八道些甚麼啊?

  不過當品嘗到部分的酒種時,我們東方人的專業程度可就顯現出來啦,例如香味特別濃郁的muscat品種,最著名的味道就是濃厚的荔枝味,光聞味道就可以感覺到這瓶酒有多香甜,我記得在輔大念mba時所創辦的小型品酒團裡,最廣受大家歡迎的就是這個品種的酒啦!當我在法國聞到這個品種時,在大聲的喊出荔枝味後隨即得到大家的掌聲,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很正確的講出這個品種的特色(哈哈有沒有這麼悲慘),還有一次講出了SyrahSauvivgnon中貓的尿騷味也是正中紅心,講到了大家的心坎兒裡(都是這種比較沒有程度的答案)。


    我一直在磨自己的中文程度,學了很多語言可以讓別人感覺很厲害,卻會不斷的讓自己輪迴再當小白癡的程度中,用別的語言講話時,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就像小朋友一樣,會用簡單的單字講簡單的話、會犯簡單的錯誤,喜歡看法國3歲小孩看的卡通,想放空時就會去看看法國漫畫,總是不斷的再問問題,每天都有說不完的Pourquoi(為什麼,我想現在最痛苦的莫過於用法文學習那些我從來沒有的學術背景,生物、化學、地質學、釀酒學、葡萄栽培學等,從沒想過自己會那麼快把自己封鎖在高深的法文學術中,因為根本還沒有準備好,但是換個講度問問自己,其實如果真的要等自己回答準備好的時候或許往往都已經太遲了吧?既然永遠都不會有準備好的時候,不如就訓練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並且勇敢接受每一刻可能發生的挑戰。

葡萄葉




  每次若來法國待比較長一點時間,第一件事情就是我的英文發音會開始變得很奇怪,第二件怪事就是開始忘記正確的英文單字要怎麼拼,然後搞得法文的單字有時候也英不英、法不法的,到最可怕的瓶頸就是法文程度爬不上去,英文又搞得被拉下來,接著親愛的西班牙文又這樣入侵我的世界,大家都說會法文學西班牙文就相當的快速,的確快速,但是通常都帶著很多法文的東西,如果要完全隔離,讓自己早日學回彈舌(誰來教教我這個我永遠學不會的痛),發音像正港的西語系國家發音,那可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呢。我在班上有一位交情不錯的智利朋友,他的法文總是帶著西班牙音,但是我覺得相當可愛,老師每次都要糾正他的發音讓他相當難堪,但是他改不掉就是改不掉,或許就像我講台語一樣吧,不會就用國語呼巄過去就是了!


照片擷取自google imag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