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23

壽司日

  

       來到法國已經一個多月,甚麼都沒變,變的就是臉越來越腫,心裡深深感受到這種潛在威脅,今天晚餐吃飽了趕緊上路去運動。很久沒有一個人晚上走在路上了,法國很美,我卻忘了去欣賞,或許是心中希望自己趕快適應這塊地的關係,所以把一切都看得很簡單、很自然,卻沒有認真觀看身邊的美麗建築,十月底的晚上,天氣有一些涼,我在短袖外套上了薄薄的外套快步走在路上,主要的國家建築例如教堂和公家機關等漂亮高上的打上了燈,燈由下往上照明在城堡的石磚上,石塊和石塊間的接縫相當粗糙,好像是因為寒冷而凝結在一起,可是這股粗糙原始的意境卻帶我回在了中古世紀得騎士年代,我開始想像當成門放下的時候,某個公爵穿著盔甲騎著巨大到看不見眼睛和耳朵的駿馬,緩緩的跨過城牆,在昂熱這個充滿中古世紀的遺物的城市裡,的確現代人已經習慣和古代建築相處,打開窗戶就是一座城堡矗立在眼前,有些陰森的感覺,可是大部分的時候卻還是會被那股黑暗中的寂靜給震撼住,到底哪裡來的美感可以打造出這種華麗、粗曠卻又不失莊嚴的巨大建築?在美國,我看到的都是模擬建築,外型可能龐大得很嚇人,但是慘白又整齊的牆壁卻又簡單摩登得令我發笑,法國城堡充滿故事與歲月的痕跡,就算不知道他的來由你都會想要敬退三步,好好的停留在它面前好好的仔細端詳。


  這裡的黑夜漆黑的簡單,黑就是黑,不帶有任何懷疑,也正是因為這般乾脆的率性讓人對這裡的景物與歷史情結充滿崇拜,我看著走在路上的高盧人後代,再想想課本上古羅馬時期單元的人類長的樣子,突然間我在心中竊笑,也不確定正不正確,我卻連想著這些人裸著上身頭上帶著桂冠參加奧林匹克比賽的樣子,因為真得有些人擁有與歷史課本上相似度百分百的輪廓。法國人相當保護自己的語言,甚至成立的語言保護協會為了抵抗外來語言的入侵,現在有許多的英文字已經漸漸被年輕人使用,取代了舊有的法文單字,很多法國民族主義著相當在意這件事情(台灣就只有火星文這種事比較令人擔心吧),所以很多新聞媒體或老師都會盡量避免使用這些外來單字,也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法國是歐洲保留自己語言最完整的國家。

  今天準備了壽司,其實自己不是太會作菜的人,但是身處在異地又必須常常做好國民外交,為了部砸了台灣人的招牌,我一定要好好表現。雖然說今天的主題是壽司,但是壽司對於台灣就好像披薩對於法國一樣,每天都和我們生活在一起,於是我大手筆得去中國超市買了一千多塊的材料,外加我媽媽昨天才從台灣寄到的台灣食材,簡單邀請了一些朋友來品嘗我的台灣料理。雖然是台灣菜,但是我用法國吃飯的步驟進行,首先先來開味酒,我們喝了一些昂熱的粉紅酒,相當的沁涼與清爽,接著我替大家送上我在中國超市買一罐40元台幣的到泰山仙草蜜,順便宣傳了一下退火的療效。接著開味菜我煎了一些蔥抓餅和煮了一些水餃讓大家解解餓,我們一邊吃抓餅與水餃、一邊做壽司,聽著西班牙的音樂,相當"國際化"。我的法國朋友是一位有點有品味的人,然而這點讓我相當有壓力,他來我家之前打電話問我有沒有買魚,我心裡想你該不會覺得我準備的壽司要有生魚片的吧?於是我很坦白的說沒有準備,我就是用一些玉米、肉鬆、蛋、火腿、小黃瓜等作為材料,電話掛掉沒多久,他老兄竟然帶了四條魚來硬是要我來殺魚做生魚片。



當你的朋友前來拜訪你的時候帶的是四條魚而不是四瓶酒的時候,你可能會先傻住然後微微地笑著和他說謝謝吧.......但是最後生魚片壽司大成功!還把多的魚煎來吃以及煮湯。
Camilla 很怕魚


  在吃完壽司主菜之後,我端出了細心熬煮四小時得滾燙紅豆湯出現,再喝紅豆湯之前每個人臉上都給我露出奇怪的表情,並且把眉毛、眼睛通通皺成一團,但是在喝完我的紅豆湯之後大家都露出暖呼呼的笑容,真是溫暖你心笑在我心啊!甜點還有我準備得台灣紅豆麻糬和無花果,接著要學法國人在吃完飯後以喝一杯咖啡做為結尾的精神,那個有品味的法國人拿出他買的新鮮薄荷葉煮水參糖,熬煮一杯杯可口的薄荷茶給每個人喝,替這頓中不中、西部西的台式料理畫上完美的句點!

Ps. 他竟然把我整包白糖打翻,讓我得整個廚房白得像下雪並且充滿烤焦糖的味道......希望不要有新朋友來我家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