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2

深夜紅酒貪杯記




累積到有點混亂的房間,不安分的狀態持續了兩天,法國人常說要"脫離這團大便",我想目前本人就是這種心情,開了一瓶知道味道一定不太好的St. Nicolas de Bourgeuil,因為自己是相中了美麗的酒標才購買,並不是真的喜歡他粗曠帶有木桶的味道,很久沒有在深夜喝杯酒寫寫東西,畢竟最近課業壓力有點大,沒有太多時間想太多,然而寫作若是沒有了抽絲剝繭的多愁善感,那寫出來的作品的確會扣分許多。肚子餓了,吃了幾天的生菜沙拉當晚餐,自己肥胖的肚子明白的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無法無天的法國美食下去,不過每到深夜往往還是在心中喊餓,這時候最好的解決良方是甚麼呢?當然就是自我安慰地開一瓶紅酒告訴自己喝一杯只會對身體好不會肥胖,這種French paradox說實在的的確讓很多女人的安心貪杯,把酒吞下肚。

St. Nicolas de Bourgeuil,在一口吞下肚子,慶幸殘留在口中的除了酸味還留下淡淡的香氣與木桶香,我說我們女人不是簡單的個體,除了甜味總還是可以找到令人快樂的味道,若愛吃酸,歡迎嘗試盧瓦河流域的法國紅酒,或許可以比一般人找到更多的共鳴。這種酒到底入喉還是令人雀躍的,小時候聽酒是大人喝的飲料,長大後才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道理,別想歪,記得小時候念的課本裡寫著這是詩人的惆悵,喝酒之意或許不再喝甜喝順,而是喝出某些認同與感慨,當然還有人生不完美的完美,對我來說,這樣每瓶酒才被賦予意義的有價值,而不是評論家為了趕稿而胡說八道的庸俗。

好不容易昂熱高等農學院終於擠出個英文上台報告,不然往往都是法文報告,終於我可以成為組中比較具有領導性的腳色,服裝、內容與討好的微笑,還要帶點自嘲與多出的能量,你說法國人麻不麻煩?法國南部的熱情與鄉村,法國北部的正統與矜持,畢竟兩邊都待過,我總在這兩這間穿梭,人家說喝一杯總是換來文思泉湧,幾個法國人甚至嘗試在明天的英文上台報告前吞個一杯狀壯膽以提升自己的英文程度(我告訴你語言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地變好!)

看了看放在電腦旁邊的紅酒,我試圖再給他一次因為時間而可能潤飾的機會,一口入喉怎麼更是添加了檸檬的酸度,沒有不開心反正也不意外,我總是不斷地對盧瓦和抱持希望和給予機會,畢竟在此念書的我扎根了,並不希望這個流域總是給予法國或是外國人負面的印象。最美好的意外總是在不被看好之下才會出現。我們不需要太多外來的評論,畢竟保有自我風格還是來的個性多,卡本內佛朗(Cabernet Franc)的葡萄特殊地域性,屬於盧瓦河的頑強,夾帶著酒農們的辛苦與堅持,這是我們的特色,如果你好奇,請大膽遠離波爾多,靠我進一點,你會發現你認為的世界之外還有另一個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