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1

葡萄酒哲學一: 歷史與人的情感




哲學和葡萄酒間的關係真是令人讚賞,曾經看過台灣作家嘗試把喝葡萄酒為人生大道理的體悟寫成書,當時的我的確頗不能接受,但現在看了一本法國人描寫品酒與哲學間的細微體會,我開始欣賞這一群很懂得體悟的人,無論葡萄酒帶給你多麼神秘或無止境的想像

希臘時代,喝葡萄酒的目的是為了尋歡作樂用,沒有欣賞與品評一瓶酒的概念,伊比鳩魯學派(Epicureanism)採信決定論,反對迷信、否認神的干預。伊比鳩魯也延續了昔蘭尼的阿瑞斯提普斯(蘇格拉底的學生之一,較不為人所知)的論點,認為最大的善是驅逐恐懼、追求快樂,以達到一種寧靜(ataraxia)且自由的狀態,並透過知識免除生理的痛苦(aponia),降低慾望。我想柏拉圖當時在饗宴篇中對情感的探討也多少透露出追求此種自由的狀態

 
喝葡萄酒又或是品葡萄酒應該要嚴肅卻充滿動力與好奇的,對酒開瓶前的未知狀態,就好像面對大自然無法衡量與掌握的情況般,往往只有當下發生的時候才能了解,大自然的事過境遷可能替人類造成很大災難,但是每一瓶葡萄酒開瓶後帶來的災念頂多就換來一些批評和毒舌標籤,辛酸了釀酒農。如果沒有辦法搭乘小叮噹的時光機回到過去,或許相信買一瓶有年份的酒便可以讓我們更接近過去一些,無論消費者用甚麼理由購買與收藏的外在因素,抑或是當年天氣、土壤、光照與人為因素等的總和,將之收藏瓶中的風土,我想葡萄酒的確帶我們回到過去,這不正是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時空旅行概念?如果你想要收藏的回憶太多了,無法一一將他們裝箱,或許就收藏一瓶那一年年份的葡萄酒吧?或者將想要記得的感受轉化成味蕾,選個自己喜歡的葡萄酒風格,藏秘密藏在葡萄酒瓶中,等想念的時候再吞入當時的感受,或許透過時間的洗禮,酒瓶的酒成熟了,而喝酒的人亦是如此,想想這是多大的感慨和體會?

 
希臘人認為飲酒中往往可以找到最真實的自己並歡樂的與之共處,一旦開始了,這就是一種很難忘的回憶和精神狀態,放鬆與溶解理解與真實、藉口與無藉口間的捉摸不定,在理智狀態下重新充電的簡單與傻勁,跳躍、旋轉和傻笑,這是希臘學者們在解答不完的哲學中意外找到的真理。

如果要用酒來講人生大道理,這可能不是我的個性,但是小小的開心體悟和讀書讀一讀突然來的靈感,讓我久久對著同一行字傻笑的蠢時刻,倒是令我振奮不已,自然、真實、健康、美味、探索、神祕...如果把"金"光閃閃的光環去掉,每一瓶葡萄酒就像每一個人一樣,需要人與人、人與自然間的連結,也希望得到真實感受的肯定而非虛言假語的膚淺,畢竟,上了一天班回到家,充滿好奇打開一瓶葡萄酒並與身旁的人興奮認真分享的那一瞬間,就是葡萄酒存在的不變真理。

ps. 照片取自google imag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