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3

人與酒,中毒的饗宴



當你開始習慣把紅酒當作很好的朋友時,你會很想要認識他並且知道他的個性。沒有人的個性是一樣的,就算出生地相同、父母相同、星座相同,我們總還是找得出不一樣的個性,葡萄酒也是一樣的。幾天前我開了一瓶隆河的酒,早該把他們喝完或是拿去煮了,畢竟放超過三天的葡萄酒我的確不太敢領教,但是今晚因為太早吃晚餐,深夜肚子餓了,便准許讓自己封口了幾天的嘴再度被紅酒滋潤,順便解解饞,我預先在心裡批判的味道卻意外地沒有在口中呈現出來,經過時間的洗禮,反而孕育出更圓潤的梅果和核果香,雖然失去了厚實的層次感,但是淡薄清爽的酒體更讓我想要大口咀嚼,我不懂酒,越是研究發現懂得就越少,但我唯一知道的是在打開一瓶酒前(或是幾天後再度打開同一瓶酒前)都不需要做太多預先的設想,留給自己一點驚喜與自由發揮的想像空間。

我不喜歡給自己太多壓力,畢竟這些主觀探討的味覺饗宴都來自於我,無法保證是否所有人都同意,我想做的也只是把自己的感受描述與記錄下來,有些時候紀錄者的工作是孤單的,唯有在閉起眼睛與自己討論分析的那剎那才是真實的感受,太多吵吵鬧鬧的輿論都會左右自己的味覺。有個實驗室這麼來著,受實驗者在聞到管子中的氣味時就必須按下按鈕,實驗結果發現有些受實驗者在管子沒有排放氣味的情況下卻按下按鈕,說明了其實有些嗅覺是可以被大腦想像出來的,和葡萄酒接觸的那一瞬間(嘴巴的觸覺)就是你們之間最秘密的互動,有些時候可以說出來與人分享,有些時候自己記得那一瞬間的感動和觸動即可。

這是一場中毒的饗宴,一旦展開你就無法停止。

活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能找到比葡萄酒變化還多端的飲料,這理由就足夠讓我每次用謙虛、尊敬和探索大自然的心境去面對每次的開瓶,我不想認為這是一種遙遠的事情,畢竟我們也得尊敬自己獨一無二的味蕾,我認為這是一種很美的境界與精神,非常深奧,就是因為葡萄酒總是和大自然與人扯上關係,我們才不能視酒為如此膚淺的現代產物。

某次有機會在台灣參加品酒會,高傲與膚淺讓我非常傷心這個產業在台灣的發展,我像個怪胎似的詢問講師各種問題,並且謙虛地完成身為人的基本禮貌,為什麼在這個產業中需要把葡萄酒的身價抬的如此高昂?而飲酒的人也似乎就侷限了經濟狀況較佳的一群人,我非常不明白,畢竟台灣的酒稅有逐年下降的趨勢,和世界其他國家相比尤其是營業稅更是低的令人振奮(大約歐美國家的四分之一),如果廠商繼續把好的酒價錢哄抬,那我也只能說台灣人的味蕾永遠無法探索到真實的葡萄酒美好滋味。

一天只能一杯,想不到我也有必須警惕自己的這一天。

2 則留言:

  1. 很喜歡妳這篇!加油!
    如果一天能不只一杯是多麼美好的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哈哈但是看到自己的身材就不美好囉><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