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03

Chenin blanc 詩南品種手扎




Chenin詩南是一種白葡萄釀酒品種,青綠透翠的顆顆果粒,每顆底部都會有一個標準烤黃小圓印記,好像是胎記一樣,每個長幼有序般的層層疊排,法國最多使用此葡萄品種的地方莫過於盧瓦河流域的昂如(Anjou)和杜爾(Tour)葡萄酒產地,每年九月正值採收季,許多酒農為了生產好喝誘人的甜酒或是可遇不可求的貴腐甜葡萄酒,都會刻意延後採收葡萄時間,讓葡萄的甜度增高糖分集中,清晨的濕霧正午乾的燥炎熱交互作用下可以使貴腐黴菌滋長在葡萄上,貴腐菌把菌絲伸入葡萄表層內,水分由菌絲排出,使葡萄萎縮僅保留糖分。通常甜酒採收都以人工多次採收為主,分次把已經完整熟成的葡萄依序摘採下,非常耗時費工,所以甜酒的價位通常較高。

詩南的知名度若要和品麗珠(Chardonnay)相比那可是小巫見大巫了,名氣雖小,在其中總能找到不媚俗的風味,蜂蜜、白花、甘草、焦糖、熱帶水果、果醬、葡萄柚的香氣都可能出現,時而在入喉後以留在舌頭上的微苦做結,這是quarts-de-Chaume Coteaux-du-Layon的風土特色,微苦的結尾就像是吃葡萄柚稍微咬到果皮的苦卻甘,不讓一片膩甜吞噬我們的味蕾,層次也因此無限蔓延。

喜歡喝酒,喜歡找酒,喜歡有故事的東西,也喜歡可以討好自己的人事物與自己可以討好的對象,每當在開瓶後總為一支支被打分數的酒感到惋惜,因為世人決定它的身價,所以無論酒農如何努力都還是得活在評論下生活,被壓榨的酒農、被決定如何釀造並誕生的酒、被貼上的評價標籤,他可以很快滅亡在這世界上,沒有年分也沒有身家更沒有身價,品牌太多、酒莊太多,消失也不會被發現的可悲,或是如同Muscadet產區在近十年內沉入無止盡的谷底,品質下降、品種繁雜、品管不一,更悲慘的是也不被法國人肯定。在Muscadet產區探訪,看看這墮落十餘年的產區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其中還是可以找到令人驚嘆的作品,但是就比例上來說真的少之又少,而且價格也昂貴的不合情理,這是Muscadet掙扎的下一步,到底該再以甚麼姿態重新回到世界的舞台?

前幾天遇到一位與我同年並且已經拿到侍酒師執照的友人,他花了五年的時間獨自在法國努力,已經快要走到結尾之際卻對未來產生了無止盡的憂慮,有些時候完全不需要擔憂的人反而憂慮最多,最不擔憂的人反而也就走的自然簡單,這種憂慮襲心,原本站在完全鼓勵他的正面立場如今自己也受害,那是一種無處不是格格不入與已經沒有回頭路的絕對報酬,無法與自己妥協因為只剩下決心的純粹,不為證明也為證明,就像不選擇被誕生的各式葡萄酒,嚴格的準備接受世人的言論與試煉。新世界產區與旋轉式開瓶,新的概念與觀念正席捲而來,想要在舊世界中以新世界顛覆的單純與傻勁,盲品試飲中把法國幹掉的美國酒,我看不慣的驕傲波爾多成為品牌,百分百的符合不需要太複雜的有錢人心態,小人物也希望有被肯定的一天,等待大家用心地品嘗那些渺小卻充滿靈魂的作品,我也會努力地介紹給大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