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4

造訪羅馬古都西班牙西部 Merida (Extremadura)


        來到Merida,終於暫時告別了雪莉酒的一周恐怖轟炸,我們重拾品嘗紅酒與白酒的生活,這是一個相當小的小鎮,是當時凱薩大帝統治時期的一個統治行政中心,寧靜的城市遺留著西元前的遺跡,斷垣殘壁裡勾畫課本裡的記憶,似乎在圓形競技場與戲劇場裡聽到羅馬人的嘶吼與浪漫,在哲學、建築與運動的全能時代,永不可抹滅的浩瀚安靜地與當代共存在同一個時空裡。便宜卻貨真價實的tapas,介於一歐元和兩歐元之間的親切價格,剛好。冰啤酒、白酒與粉紅酒,mojito、gin tonic各式調酒,我們在41度的西班牙南部用飲料降溫,寂靜的城市似乎只看見稀疏的遊客,走在路上、坐在餐廳聽到的語言幾乎是法文,再來才是英文,白天大家似乎因為炎熱都躲起來了,晚上稍微降溫到27度才紛紛看見人影漸出。




在Merida的Saint Marina酒莊停留,酒莊老闆驕傲地說著已經準備好一貨櫃的酒要出口到台灣,並且也要在暑假好多這趟旅程走過的酒莊都有意願要開發台灣的市場,只是不知道台灣人準備好迎接高品質的西班牙酒了沒,西班牙酒是否停留在台灣人的心理還是一樣便宜品質低?這是長年西班牙酒莊要改善的事情,由於高品質的酒都被在國內消費,外國因為不斷壓低價格到最後只購買便宜的廉價量產酒,所以要在短時間改變西班牙酒既有的形象的確有困難,Saint Marina酒莊有一款叫做Gladiator 的紅酒讓我再次相信了西班牙小酒莊的實力,60%Syrah、30% Cabernet sauvignon、10% Petit verdot,全是法國品種。雖然有乾旱和土壤貧脊的困難要克服,甚至反常地要創造樹蔭不要讓葡萄照射到太多陽光,突破困難創造了一款讓Parker評比91分的紅酒。雖然有人說Parker 90分以上的酒都是用錢買來的,但是這款紅酒圓潤入口的渾厚觸感,熱帶水果與黑色水果的豐腴挑逗,在喉頭無限延伸與延展,毫不遮掩的烤木桶味與強壯的丹寧,恰到好處的辛香料刺激,適合搭配口味重的牛排,不黏不膩不令人憎厭,適當的酸度把整體感與結構都給襯托起來。



     長途奔波的車程,從西班牙東岸繞到南岸安塔露西亞,昨天在路邊看完了法國和西班牙的足球賽,與西班牙人在街頭歡呼慶祝,在臉上畫著紅色與黃色線條的西班牙國旗,故意讓我的法國同學們鬱悶。2比0的不難以預料,輕輕鬆鬆,西班牙的足球還是無人能抵,下一戰西班牙對戰葡萄牙,屆時我們會在葡萄牙觀看,這肯定又是一樁好玩的故事,我不是天生足球迷,但是我渴望與世人同歡,享受現下與身邊的美好事物,無論你身在何處,與人、與世狂歡吧!





 
我坐在炎熱的客運裡,我反而覺得歐洲人抵抗熱的能力比我們強,可能是不常使用的冷氣的關係,就算車子裡悶到40度大家也不吭一聲,不過因為乾燥也流不出甚麼汗.我們就像烤一車番薯一樣,沿途一台車也看不見的高速公路,一片荒原且乾燥的黃土長著些許耐旱的乾草,醜陋露骨的岩石塊大辣辣地四處散佈,炎熱、乾燥,極盡乾旱,在前往葡萄牙的路途,四處耐旱的橄欖樹隨意恣長,一桶桶便宜的橄欖油隨便賣隨便配麵包,瞇著眼睛,看著大家睡得安靜,來自副熱帶的我已經快要成受不了這種把自己放在火爐裡烘烤的炎熱,每一口吸進的空氣都像仙人掌般的扎,一樣的我聽著張懸的音樂,在這無法忍受的狀態裡盡量保持冷靜,寫著最真實的感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