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1

是哪一個我

驚醒中忘記天空依舊是白色,不安伴隨著機車呼嘯而過由底部往上鑽,衝破腦門,這是存在於哪個時空狀態的我?

像是跳水選手一樣,重力加速度把我往下一甩,但我還沒準備好,直接一個頭撞上刺痛卻冰涼的水面疲憊依舊存在,睡再多疲憊越多,看到努力向上爬的人們是否背後也存在這麼多掙扎?以說這是一股美麗的力量還是可悲,已經穿越過去的人們是真實穿越還是永遠掙扎便是人類存在的宿命?卡在胸中那口氣奪去呼吸的自由,在豔陽下大部狂奔只使換來暫時的汗水,黝黑的皮膚,甚至爬滿泥沙的腳底與褲子,這是一條夢中驚醒也想不到已經在前進的路,摘下葡萄葉子將它夾在厚重的書本裡,壓成薄片,你說這是片厚實毛絨的葉,我倒是沒有特別發現,或許在城市裡長大,要從新認識大自然的確又開始向牙牙學語般,別人說甚麼我就模仿甚麼,再一次,我又將自己放在這種完全不明不白的世界裡,從零開始

人們用著大部分人的速度再審視前進的步伐,一開始的不天真想法果然應驗,日子越來越難過,交雜著很多複雜的情緒,看著台灣的朋友們,再看看法國的朋友們,一個比一個有成就也有成長,襲身而來的又是一股自我的討厭與追逐賽,
像個白癡一樣,又寧可像個白癡一樣,我努力操控時空中的我,時空也努力左右我的存在,不確定與不肯定建立了現在的我,將來呢?是否我會因為曾經擁有的不穩定而感到驕傲?或者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我只是盡可能完成我想要成為的樣子,在當下的生活選項中勾取自己"當下選擇"的項目,卻在路途中不知不覺失去很多東西。我在奔跑中掉了很多美好的事物,回首一看是別人怎麼都看不到的悲傷與不安,仰起頭眼前是一本本厚重的書,沉沉的把我往下壓,看看周圍被賜以高薪對待的同年齡朋友們,我只知道前往西班牙的沒薪水生活(公司只幫我付房租)會多不公平或辛苦,看看照片,那又是一個原始小鎮,陽光灑落在破舊的中世紀建築裡,我看到一個人在裏頭,坐著的背影。

驚醒中忘記天空依舊是白色,不安伴隨著機車呼嘯而過由底部往上鑽,衝破腦門,這是存在於哪個時空狀態的我?

3 則留言:

  1. 有捨有得,島上的事等妳回到島上再來面對。
    還有許多跟妳身在同樣一片大陸上的人,面臨著比妳更無法確定的未來,這一切都會過去的。
    請記得多喝幾杯,因為在島上喝怎麼也無法如同在那片大陸上要來的開懷。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