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8

告別梵谷的房


告別梵谷的房間與閃爍星空,轉過身一瞬間的有與無,時空交錯中似開著玩笑,這一眼的城堡怎麼不盡然是上一秒的城堡?認知在人類的定義下成真,意識卻是無法被控制般,超越體會地從背後挾持我,顫抖是一種症狀,或許可以被佛洛伊德像夢境般解析,我的意識永遠被壓抑在認知下,所有事過境遷後才開始像蕁麻疹般爆發,啃著食之無味的巧克力可頌麵包,走過所有熟悉的記憶只對黃色的郵筒特別感興趣。「那座城堡我應該是不會再爬上去了」,我告訴自己,我的人群總替每個景點留下所有權,倘若自身前往,我寧可放棄。

在冰箱裡堆滿食物,這是我的儲存,送走美好的夏天後,我想靜靜地待在梵谷房間的那幅拼圖裡,不受干擾的迎接,我新的倒數。所有的夢境都會因為堅持的碰觸不可思議的打開一條路,跌跌撞撞卻能因為支持或一點關心繼續創造新的巔峰,在苦痛中學習感謝與珍惜,這是一條不會白走的路,我期待在我的畫布裡勾勒想與你們分享的生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