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0

里昂松露大餐配酒



好幾沒有更新我的酒部落格,前陣子著迷寫詩彈吉他,似乎有點忽略了酒的寫作,不過今天的經驗的確足以讓我寫長篇大論的部落格紀錄,直到現在我都有些不實際,像在作夢般,透過Vicky Wine 的邀請我來到里昂(Lyon)吃一頓松露大餐配酒,


里昂本身就是法國美食的重鎮,而今天邀請我們來的是AOP Ventoux酒產區,這些釀酒農將他們作品帶來里昂,我們相聚在一家義大利餐廳,大家共同分享釀酒與品酒的心得。一開始他先邀請我們到里昂的Les Halls 品嘗新鮮的生蠔配白酒,一大清晨吃生蠔的確有點太刺激,不過美食當前誰還管的了這麼多,搭然要把握機會大快朵頤!


我發現AOP Ventoux的酒多了點海洋的風範,言下之意就是帶點碘的味道,有點鹹、有點奶油的香氣,不過相當沁心,詢問之下才了解Ventoux的酒由於位在山上,大約200公尺高,不是說非常高但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讓這裡的酒多增添了清新的酸度,酸度對於白酒來說決定的大部分的品質,近幾年來由於地球暖化的關係,所有的釀酒葡萄太容易熟成,糖分偏高,所以這裡(法國南部)的酒酒精濃度偏高,平均介於14到15度之間,有的葡萄酒甚至更高,有些酒莊開始有"去酒精"的想法,也就是拿掉幾個酒精濃度以降低整體酒精,因為如此高的酒精的確挺嚇人的,尤其是白酒,在白酒裡我們談酸度和清新度,如果酒精濃度太高會讓酒體顯得相當沉重,甚至在嗅覺裡只剩下酒精的味道,掩蓋掉其他水果香氣的存在,不過當我詢問"去酒精"的可能性時,當地的酒農回答到如果去掉酒精,將會損失許多酒體美身該有的特色,所以許多酒農寧可冒險繼續釀造高酒精濃度的酒也不要損失當地品種該有的特色。AOP Ventoux 雖然產量少,知名度法國也不算太高,但是他們開始種植不重量,高山栽種給予葡萄新鮮的酸度,不像其他法國南部產區,甚至西班牙、義大利不太容易凸顯酒體的精緻顯得比較粗枝大葉,取而代之則是新鮮與一點點的生澀的感覺,讓品嘗酒的味蕾空間變大了!
  近年來Ventoux紅酒走向簡單與輕鬆飲品的路線,有點類似位於里昂稍微向北一點(40分鐘火車)的薄酒萊一樣(新酒),不過過久的木桶,有些紅酒甚至不過木桶,走向年輕就該飲用的路線。另外講到全球天氣暖化的問題,這到底帶給葡萄甚麼影響呢?熱度讓葡萄更容易熟成,在收成期間糖分很快就達到應該有的標準,甚至超標,但是葡萄籽和葡萄皮上的丹寧卻還來不及熟成,於是如何取得糖分與單寧兩者間的成熟平衡是Ventoux酒的主要訴求。

    今天,生平第一次吃到白松露與黑松露,


法國黑松露市價1800歐元/公斤,而白松露則空運自義大利,法國市價1200/公斤,還運來個義大利男人專門負責削松露給每個客人,

我們備受禮遇,前菜以黑松露佐義大利輕乳酪(Mozalerra),接著第一道主菜是義大利頓飯Risotto左白松露,第二道主菜是鹿肉左黑松露,還帶點蒸蛋和肉汁燉馬鈴薯,甜點則有三道選擇,提拉米蘇、草莓奶酪與奶泡蛋糕,我選擇了草莓奶酪,細緻的果醬溶流於嫩白帶點彈性的奶酪,細緻的美味真的讓人終生難忘。


另外最令人開心也不過的事,就是打從一開始在傳統市場品嘗生蠔開始,我們就有配不完的酒,數之不盡的白酒與紅酒不斷送上門來,所有的釀酒農無不希望我們這些客人能夠品嘗他們的酒並且給予他們肯定和讚賞,的確,一瓶酒的誕生是一個人長年累積經驗下的美麗作品,如果可以得到一點鼓勵的確會帶給他們莫大的成就感,不過倒是辛苦了我...必須努力地保持清醒!哈哈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太美麗和不真實的經驗,我認識了許多在酒領域工作的法國記者和酒農,尤其是Vicky Wine Anne-Victoire,我相信我們會有相當美麗的冒險,Voilà法國薄酒萊與台灣的冒險即將展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