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1

松露側寫




  這輩子沒吃過松露,最靠近的也就是長得像松露的巧克力...今天品嘗的黑松露產自南法的Vaucluse山上,以前是用豬去搜尋,現在則使用狗去找松露,畢竟狗比豬還要來的好訓練多。黑松露的口感酥脆,通常是切成片灑在其他餐點來食用,帶點野生香菇菌類的特色味道,今天黑松露搭配了火腿和義大利乳酪,白松露則切片撒在義大利燉飯Risotto上,味道和白酒燉白米相當融合,配上白酒那真是絲絲入口對味的細緻,永遠在舌尖上保留一點玩味的空間與長度,可能就像尾韻很長的葡萄酒般,輕輕地逗留在口腔裡。松露的爽脆口感是我始料未及的,遠遠看上去就是一顆顆碩大硬梆梆的土石子,想不到入口竟如此清爽,聽人家說白松露可以生吃,而黑松露則必須要煮熟才能食用,白松露比黑松露來的罕見(通常來自義大利),價格每公斤也比黑松露高上600歐元(1800歐/公斤)。
  這些價格聽在耳裡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消費的,這種價格在法國產地就如此昂貴,更不用想像加上機票運到亞洲的費用了,我的這趟意外之旅多虧了AOC Ventoux地區酒協會的邀請才能大飽眼福與口福,也感受了法國酒雜誌媒體的風格(受邀者大多為雜誌媒體),感受大家盡情幫你到酒希望你幫忙品嘗的熱情,我想,法國美食之路的探索或是一條瘋狂的驚奇之旅!乾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