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6

西班牙DO Rioja Valserrano沙雷諾谷酒莊參訪







可以認識Rioja這個沙雷諾谷Valserrano酒莊我一直都認為是我撿到的福氣,那天在香港參加酒展,一瓶擺在我眼前醒目且俗氣的銘黃色酒標葡萄酒(Monteviejo 老山)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坐落在餐桌上,擋住我眼前所有的食物視線,我沒有帶任何預設立場的將它喝上一口,令人驚喜的瞬間感動就這樣降臨,溫柔緩慢的巧克力與咖啡口感以同樣的速度與清爽的深色梅果與桃李味在口中延展開來,豪情四溢,完美的酸度與熱情,完全沒有攻擊性地向我的喉頭撲來,我馬上輪陷,舉起雙手投降。



Rioja 一直以來是西班牙在世界心中最出名的產區,由於地緣、氣候與地勢關係, 綿延不絕的 Ebro 河直入地中海,Sierra Cantabria 的山谷屏障在北側,將風勢雨 勢都給徹底擋在外,Rioja 位於西班牙中北部,不完全算東邊的地中海行氣候也 不完全算西邊的海洋性氣候,天氣乾燥而不缺水、氣溫日夜溫比西班牙東西方兩 側都來的大,所以在夏天造訪此處早晚幾乎都得穿著長袖。Valserrano 酒莊位處 Villabuena 村,離 Rioja 首府 Logroño 大約只有 40 分鐘的車程,這裡的產區認 證理所當然稱為 DO RIOJA,不過光說這 Rioja 里奧哈三個字似乎太過籠統。Rioja 可以分為 Rioja AlavesaRioja BajaRioja Alta,通常幾個經典的小酒莊都集中 在 Rioja Alavesa,大型的酒莊或是從事購買葡萄在自行釀造等的酒莊則分散於 Rioja Baja 中。

Valserrano沙雷諾谷酒莊是個精緻的小型家族酒莊,經過了好幾個世代的洗禮,現今已經傳承到第五代以上了,他曾經是公爵的領地,輾轉經過親戚之間的轉讓、買賣與合併,留下最好與最老的葡萄園與歷史。由於十九世紀末葡萄根瘤菌的侵襲,歐洲的葡萄樹通常超過一百多年的已經不多,莊主說他們的老樹籐年紀有達到七八十歲的,在西班牙來說已經相當難能可見,在整個歐洲尤其是對法國來說更是罕見,沙雷諾谷酒莊的Monteviejo老山酒款就是平均年計達70歲的葡萄園所釀出來的單一葡萄園特選葡萄酒,風趣可愛的老莊主說:「這是我出生那一年我母親為我種下的葡萄園,我家的傳統就是這樣,當有一個新生兒家族成員誕生,我們便會在預先選好的葡萄園裡為他種下一片葡萄樹。」聽起來這是多浪漫的事情?現在老莊主也七十好幾了,身體依舊硬朗,在採訪他的過程中,他主動提出先以唱里奧哈老山歌當做開頭的要求,我當然二話不說欣喜若狂的答應他,在它雄赳赳氣昂昂的歌聲下,我開始認真地感受到有別於加泰隆尼雅省的那種創新與驚喜,反而是以追求古老與維持傳統為前提的堅持與傳承下,保留好幾個世紀的原味。我感受到他們為家族與歷史傳承感到的驕傲,如同在成堆的葡萄酒山裡,刻意在走得深一點,取出那瓶佈滿灰塵的葡萄酒,可能紙張已經殘破不堪,口一吹,拍拍塵埃,然後恭敬地擺放在一個傾斜45度的竹籃子中,瓶口的橡木塞才慢慢被打開。這位老莊主可愛的不得了,非常親民甚至到了喜愛耍寶的程度,但在他的舉手投足之間依舊可以感受到貴族的氣息,那是一種老紳士的風範,相當俱有魅力,除了俱有北方人的矜持與典雅外更俱有南方人的熱情與豪放,他細細道來每一款酒的細節與堅持,我聽得如痴如醉,更重要的是那種無時無刻都栽自己置身於工作中的熱情,因為所謂的生活已是如此,放假亦是如此,只要可以做自己喜愛的事情,釀造出自己認為最非凡的葡萄酒,並且成為它的代表,這是多麼令人欣慰與振奮的事情?



從來不向外購買葡萄,堅持使用來自自己家一株一株產下的葡萄,就算該年產量因為天災的關係少得可憐也就選擇降低產量、甚至停產某項葡萄酒產品,基本上不是很多酒莊都有勇氣這樣做的,像他們的Gran Reserva生產的年份頻率就相當低,幾乎每隔三年才一生產一次,而且釀造完成後至少還要經過5年的時間才能上市,這就是Rioja Gran Reserva等級對相費者的貼心與品質控管,由於大部份的葡萄酒買到的年份都較為新,對消費者來說很難知道什麼時候開瓶是最適飲期,Rioja這套系統:

Joven:年輕,不需要經過陳釀時間就可以上市。
Crianza:須經過一年木桶陳釀與一年瓶中陳釀才可以上市。
Reserva:須經過兩年木桶陳釀與一年瓶中陳釀才可以上市。
Gran Reserva:須經過三年木桶陳釀與兩年瓶中陳釀才可以上市。

這套系統讓消費者在選購葡萄酒時可以知道他現在買的這瓶酒大概會是什麼風格,桶味多寡?年輕與老?清爽還是富含結構?不過有些比較特別的酒款或是比較叛逆不走所謂產區分級制度的酒款就會被列入Joven年輕的綠標行列中,當你看到背標底下的小圈標簽是綠標,很可能代表最好或是最普通的酒,所以所謂產區認證也只是具有「一般來說」的參考價值,如果在你好奇心驅使下而不願意屈服酒標上的內容,真的不如買一瓶回家嚐嚐吧!(我就一定是屬於後者)


走訪老莊主出生那一年種植的葡萄園Monteviejo,其實當我在看到葡萄園的那一瞬間心裡已經寒了一半,粗壯的老樹藤有一棵沒一棵的,產量就那麼一丁點,幾株葡萄稀稀疏疏的散落垂掛在樹上,不用三秒鐘的時間就可以算出到底一棵樹有幾株葡萄,「大約三到四株吧?」我心裡默默盤算著,這樣一年能有多少產量呢?答案果然不出我所料,2000瓶一年,也不過就六個普通橡木桶的量,我心裡很是替這個產品感到欣慰與興奮,欣慰的是酒莊也就任由這老樹這麼老下去,不栽植年輕產量大卻品質不穩定的新葡萄樹,興奮的是迫不及待想品嘗這樣用心經營與代代相傳的家族佳釀。


深杯子La Copa Oscura採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