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2

【淺盤子專欄】淺盤裡的宵夜


許久未發文,也沒有登入部落格
因為深夜裡的一陣寂寞,在找不到還有什麼方式能夠跟世界連結的時候
淺盤子突然想起自己還有這片自由的天地,想跟不知道會有誰看見的讀者聊聊天
聊聊這一年....




今夜不談吃,因為吃的背後除了生存,還夾雜了很多文化意義、私人回憶、紮根的情感
了解深杯子的人就會知道,食物與氣味,從來都不只是舌尖上的事而已
她能夠勾起的,是一種只存在於倏忽,卻能在自己心中last forever的感受。

Anyway  重新登入歐陸酒鄉後,忽然間,我覺得「部落格」這三個字跟「寫作」一樣陌生,
凍結了一整年,給人一種近鄉情怯的罪惡感

這一年來,淺盤子寫的都不是淺盤子,寫了一年的生存。
最終卻因疾病纏身而近乎封筆,再也吐不出一個字。

其實寫作是這樣一回事,當一個人心中有種想表達、想宣洩、想說明、想澄清的衝動時,比較內向的人,會用這樣的方式表達。當自己吐不出字,無法下筆,那便是心中枯竭,對於世界與生命毫無感受了。

而當原本行雲流水的自己,突然間變得不知該如何用文字跟自己與社會對話時,對於一個文字者來說,幾乎是失去了行為能力,也失去了自我。
甚至,會有一種在世界上找不到歸屬的感受。


這便是這一年來,淺盤子的生活。
那說不上不好,只是,好似有一種,生命中有一年是被抽走的感受。回憶起來,會覺得像被附身....

然而今夜,淺盤子卻選在深夜提筆,除了胸中突然又感受到那股與世界分享內心的衝動之外,也是因為,想祝賀深杯子,終於要將底蘊深長的書籍出版,也感念深杯子這年來的辛勞。

創業在現代人來說並不新奇,但要如深杯子小姐那般堅持,便不是凡人能做到的事...
說來可能見笑,在深杯子還在酒界紅海廝殺,想破頭如何踏出自己的一片藍天時,淺盤子正在與文明身心病搏鬥。也因此,並沒有認真參與深杯子的草創過程。

但是這片與社會連結的空間,深杯子卻仍然大氣得留給我,也並未阻止我發表與食物無關的文章,我想... 也只有嗜酒的性情中人,才能有這般氣度吧!


往後,淺盤子也會繼續為各位有一搭沒一搭的分享生命
食物也好,酒精也罷,如果兩者皆無,我們還能透過看不見的網路,揭露彼此對於生命的感受....這般揭露與撫慰,不能飽足便腹,也能充飢心靈;不能澆灌轆腸,也能微醺生命...

如果你也有話想說,請將想說的話告訴我:)

害羞的話,歡迎來信淺盤子,聊什麼都好

淺盤子: lacopaoscula2@gmail.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