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7

2015西班牙橄欖園採收



Jaen,這是一個老的好有味道的山城,成片成片的「橄欖海」環繞四周,起伏的山陵完全被橄欖樹給覆蓋,一株一株橄欖樹井然有序的座落其中,從遠方看起來像是小毛線球般的點綴著大地,不知道老祖先哪裡來的智慧可以如此有默契地將整個山城的樹種植的如此整齊。老樹與年輕的樹頗好分辨,透過粗細分類也就得了,還有另一個分類方式,也就是老祖先喜愛把三珠樹種在同一個位置,採用一種三叉的方式,讓橄欖樹聚集在一起,不過這樣的種植方式並不利於採收,收成的車子必須刻意的繞到四面八方,導致收成時間的延長,為了解決這件事現代人開始把三棵樹其中的一顆給砍了,留下兩棵以方便採收,而產量也沒有因此減少。新種植的橄欖樹也大多採取只種一株的作法,由此可見時代的演變。

採收車分成好幾種,有的收成車巨大無比,輪子與輪子間將橄欖樹夾在其中,經過震動採收,另一種則是使用如同鉗子般的前嘴夾著樹,透過震動後將所有的橄欖抖落到鋪在地上的大墊子或者帆布上,再將之一起包起來帶走,從採收到壓榨的時間大約抓在兩小時內完成。收成團隊的年齡從20歲到80歲都有,老爺爺筆挺的拿著長耙子,硬朗的和位於遠方的我們打招呼,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西班牙南部安塔魯琪亞溫暖的陽光灑落在每個人的身上,在12月的冬天,竟讓人想把外衣去掉,只穿件T-shirt在橄欖園中奔跑穿梭。一樣出現過在葡萄園的景象,收成的工人來自世界各地,許多看起來就像是定期回來打工走訪的學生,和油莊的人在不知不覺中產生一種繫絆,唱著山歌、採收著橄欖、大聲聊著天,大地與人情味瞬間融合,就這麼成了一幅在自然也不過的畫。或許你看過米勒的「拾穗」這幅畫,人與景的交融就這樣出現。




Emilio從出生就居住在Jaen橄欖山上,好幾個世紀以來,他的家人也都住在這裡務農,務什麼農?當然只有橄欖。Emilio是一位中年紳士,講起話來沈穩大器、字句分明,光是一顆橄欖的故事就可以講到天荒地老,另外再加上南方人的熱情與從容不迫,我無時無刻不是在吸收西班牙的天文、歷史、地理、橄欖安塔魯奇亞由於從八世紀開始就由阿拉伯人統治,經過好幾個世紀後才被天主教為主的Castilla 人拿回土地,伊斯蘭教與天主教文化在西班牙南方被展現得淋漓盡致,聳立的碉堡、多彩的設計與磁磚上的幾何線條與花紋,對稱的拱門、圓柱與建材上簍空的雕花,原來古阿拉伯也可以離我們這們近。


回到橄欖的話題,Emilio帶我去看橄欖油壓搾的製成,其實整個山城都是橄欖的味道,尤其靠近壓榨場更是明顯,我以為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應該全程在攝氏27度以下算是「冷壓」,但基本上外面溫度實在太冰,進入到壓榨的空間反而是溫暖的,一點點的霧氣充斥在室內,香噴噴的橄欖味、青草味、水梨味、蕃茄味,Emilio說今年2015年的橄欖狀況與品質是「大好」!我吃了現壓未過濾的、也喝了過濾過的,兩者個香氣充滿青蘋果與綠色草本的味道,吃起來的苦澀度明顯卻不嗆口,真的讓人想一口接一口地喝,這趟參訪我帶上了「傳統味」特別重的爸爸,他沿路一直問:「油可以喝?」「這樣不會對身體負擔太大?」「膽固醇?」「太油了吧?」「我們計算一下?」可是一天下來,從一早的擔心與計算一直到夜晚根本不管的盡情食用橄欖油,我和橄欖油裝的人笑著,油莊女兒Elena說:「這是我們好幾千年來的文化,任何食物都用橄欖油,煎炒煮炸等所有料理都是,你看我還不是瘦瘦的?精神與身體都那麼好!?」




面對台灣時下的食安議題,其實我們有選擇的,而且比以往都更好的選擇!一起來食用特級冷壓初榨橄欖油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