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1

那你有什麼好怕的?



失眠的夜,時差擾人,肚子在每2小時固定尖叫,更是在這樣的夜晚雪上加霜,隨著年紀增長,時差的調適也越來越不容易,一種有精神的疲憊無時無刻伴隨著,其實若不想的太有壓力,還蠻好玩的。瞬間,在夜裡我多出了很多時間思考,不管是有價值的思考或是胡亂思考,總之,從歐洲回來後的三天內,一天似乎多了6小時的半夜,就算隔天就會得到報應。有人說文字是裸露的,所以他不喜歡創作,我覺得文字是裸露的,而且也常常被這麼威脅著,在若隱若現的敘述下,當作迴避、也當作唯美的呈現。

「喜愛孤獨」與「怨恨空虛」似乎是一種中心思想,無論這種中心思想是否讓自己得到釋放,「安靜」是每天入睡前最重要的陪伴,這個世界不停著轉動著,進步的人類可以像隻小鳥般飛翔,落地後就是完全不一樣的生態,好幾世紀來的隔閡只要短短起小時就被超越,時空存在,觀念存在,而每個角落的人繼續自己的人生,無論是妥協或是自發性地,規律在人生上譜出一大段旋律,不斷重複、不斷重複,直到哪天你發現了一絲絲不重複的旋律,因此感到喜悅,但是你知道還是會回到主旋律,那些熟悉的律動,養活著我們,而那些天馬行空的想像,滋潤著我們,缺一不可。

「如果」,是上天留給人類的最後一道救贖、一扇窗,串起了想像,給天馬行空一個最正當的藉口,可人可以不斷想像,卻不能原地踏步,對於那些「如果」的選擇,必須開始刻畫下痕跡,瘸著腳都得往前,然後適時地往後看看那些位移過後的路痕,然後再給自己點鼓勵,繼續駝著「主體性」前進。唯一正確的是所有對與錯的總和,這來自陳珊妮的一首歌,可我卻格外覺得有道理。無論怎麼做總都會有說話的人,話說到這,似乎也就證實了不管下什麼決定都是一樣的,只要繼續駝著「主體性」、穿著「主體性」防彈衣,千瘡百孔似乎也就成了未卜先知的常態,有什麼好怕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