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0

深呼吸,就會感受到胸口的熱情



可以找到人生中另你熱情的事情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如果可以靠這件事情找到活著的意義,每一刻都是開心而不虧欠、當下而不過去的,那才是真實的。每一天沒有留下記憶的過去,等於死亡。死亡的日子多活一天、多死一天,瞬間才會感到自己的老去而後知後覺,每刻我們與時間的接觸就是那個點,點連成線、線連成面,那個點對你的意義為何?

你或許可以用時鐘標示這個點,給這個點一個名義,一個框架,然後安穩地活在這個框架中,一週七天,上午下午與晚上,半夜就是睡覺,偶爾失眠、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這是悲哀的。如果我可以把時間活得完全感受不到那個點,我就會一直活著,而不是死的。真正開心的人,只是一直向前走,其他的並不是那麼重要,而結論也是自己說了算,對吧?

在高空中飛行,才會知道時速900公里可以如此地令人毫無察覺,而在地面奔馳的高速火車,時間300公里卻令人看個手機看久了頭都會暈,都是到達一個地點,有些人就是選擇用不同的方式嘗試,視角不同、想法不同,速度也會不同。不過速度卻也不能決定一切,地面上看到的景色是人類集體創作的整合,一幕幕窗邊的飛逝,都是一種心靈的結合與洗禮。原來不用說話、不用傾聽的旅行,多麼充電、多麼振奮人心。

旅行是一種上癮的過程,到最後才發現每一次自己與自己的出遊,原來只是在檢驗自己的每個毛細孔是否還記得呼吸,給我一台敞篷車,我要沿著山巒間的蜿蜒小路奔馳,曬著溫暖的陽光,大口呼吸,原來把自己還給大自然,有多美好,真正的大然,一望無際的綠野,起伏的地勢與殘破不堪的石頭老屋與磚屋,暴露在外各式奇形怪狀的岩石與土壤,可說裸露也可說醜陋,小溪四處串流,葡萄園光禿的有理,毫無遮掩,12月,罷工與霸道的季節,累了、冷了、想睡了。


有時候都不知道,到底是什麼遮蔽了自己的感官。輿論?社會成功的定論?到達什麼階段才可以給自己一個成就感?在這東西很快消失後又要再將它找回來?怎麼一直想逃開或者說,離開生活原本的樣子?可能就是不定,想要安定卻無法的矛盾。好久不見,我的靈魂、我張開的雙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