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17

藝術品是孤單的

從來沒看過他們帶著妻兒出現,就是在田園中,日復一日地過著一樣的日子,似乎要離開這個村莊都是一種多餘的浪費,無論是浪費生命或者浪費時間,因為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這裡。許多人不明白這兩個大男孩在追求什麼,或許吧?他們一點都不有名,他們成就的是別人的名氣,別人的好,或許習慣了這一輩子就這麼不斷重複的做這件成就別人的事情,有一天再也不需要了,不過,也不會不會了。我喜歡單一與直接,一大群群體的活動其實是一種工作,或者是自己莫名穿上的鐵甲裝,只展現一小部分的自己。釀酒師難處正在此,許多人只會面對自己對藝術飲料的堅持(或者是癮料?),變得不太會對外界說話,變得很小心翼翼地維護自己的作品,當他們把家中所有的珍釀毫不吝嗇的打開,只是希望得到我最大的讚賞(與最少的指教?),我怎麼說的出口?有別於以往的菜鳥,面對市場我認為只要我一位台灣人會喜歡的東西,大家都依定會喜歡的,事實證明根本不是如此。一派在意的是理念,另一派在意的是便宜與順口,而後者暫大多數。當這些藝術家眼巴巴地望著我,我心中只浮現出你們的東西真的太外星人,可嘆知音難尋,還是得養家糊口啊….他釀造是,我銷售更是。

藝術品是孤單的,而他的造物主更是,如果你對一件事情的付出已經大過於理性思考,瘋狂是需要契機的,有些人真瘋了卻住到精神病院,有些人真瘋了卻成為草間彌生,有些人在虛實瘋狂間生存,早生了幾個十年,成為跨世代的傳奇大衛波伊。


那葡萄酒對你而言呢?會不會淪為拼價格的可樂或珍奶?虛實之間,給予這靈性的飲料多一些空間與藝術眼光,或許才會明白,葡萄酒最值錢的其實是一個人乃至一個家族傳承多年的家訓,我們把別人的生命價值存放好,鎖好,另外一瓶,緩緩地啜飲,鎖入喉中。

#碎塊葡萄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