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3

你覺得你是會享受思考的人嗎?






真實不好嗎?

講到真實,我們到底有多真實?不是身上穿的、臉上塗的,或者鼻子與胸部有多高,而是打從內在能不能帶給別人你是誰的感受。如果連自己都不認同自己的存在,或者遷就過一天算一天,這樣不能算面對真實的自己或者更不用說喜歡真實的自己。每一天起床,應該要覺得眼前一片光明、充滿動力,無論勞累與否,至少自己內心深處有個聲音是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現況的。我自己認為,人到底還是要最真實的面對自己,與面對真實的自己。很多時候,人都在逃避,逃避的不僅是自己的樣貌,連內在的「樣貌」都在逃避,我們虛擬答案,我們想要掌控回答權,無法誠實面對別人的提問,下次仔細觀察自己是否有答非所問的狀態吧!很好玩的。

 

在歐洲,哲學一直是從小最重要的教育之一,在亞洲,哲學與我們的關係頂多就從儒家思想開始,不過矛盾的是,哲學教人如何思考,儒家思想卻教人如何從遵從中追求美德,這是一種變相的停止思考,孝順孝順,孝者為順,也難怪我們那麼容易在乎別人的眼光,因為很多狀態都需要做給別人看的,需要符合傳統的美德觀感,我找了半天在英文中也很難找到完全一樣的詞彙,果然,這還是比較屬於大中華文化的範疇。

 

你覺得你是會享受思考的人嗎?當我開始多少接觸哲學諮商時,我開始發覺身旁人的盲點與反覆的通病。有些東西是不被允許探討的,例如傳統女性苦命論,或者為何不能肉麻當有趣?為何中國人如此怕死?吃虧就一定是佔便宜嗎?為什麼一定吃苦就要當吃補?雖然上述的例子不見得很到位,但我想表達的是:為何有些議題是禁忌?為何有些話題就算無傷大雅,不過人們聽了就會不不高興?蘇格拉底透過不斷的詢問,從答案中繼續找尋問題詢問,這樣也惹毛了一批詭辯家將他逼上自殺一路,由此可見,文字當然是殺手,不過自己的面子問題,竟然也可能讓自己成為殺手,殺了人而不自知,這就是禁忌話題存在的恐怖平衡。

 

喜歡想東想西,這的確讓父母不是很放心,不過曾在台灣盡力做個乖寶寶的我,發現了其實乖寶寶最終是可以用演的,最終就會成為最壞的乖寶寶,不過我倒覺得壞的乖寶寶挺吃香的,在台灣,最終很辛苦的都是那些最聽話的好學生。因緣際會,一位友人辭掉工作將心力放在學習哲學諮詢,一開始我搞不太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不過這位友人本身就很愛問問題,甚至到了偶爾會造成別人困擾的地步(對我來說在台灣瘋狂問問題的人都相當值得被尊敬的),後來想說就跟他去法國上上課吧!反正一週的訓練課程包吃住其實並沒有很貴,比機票還便宜,就選了通舖的選項,試試看放掉物質生活,把自己身體與心靈都還給自己,到那邊才發現事情沒有那麼簡單,課程講師甚至會營造一個情境讓你不得不在眾人面前面對自己的逃避事物,原來,要把自己還給最原始的自己,一點都不舒服,這層社會皮實在之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