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8

法國 台灣

 
    巴黎是個美麗的城市,再一次,我踏上了這塊瑰土,依然熟悉不便的,就是酸濃的尿騷味。我總是可以在機場各個角落聞到這些味道,成分包含公民的自由、民族意識、與隨性的爛漫。我搭了13小時多的直航班機,所以不太累,精神也還算飽滿,我想可能晚一點我就會開始瘋狂打哈欠,要想盡辦法快速調整時差,畢竟後天就開學了。飛機上,坐在我身旁的是兩位金褐髮法國人,講著一口吃掉很多音節的法文,是再道地也不過的城市人了,可惜她一打哈欠,位於我前方的空氣就會不滿她的口臭,那是一種綜合菸草與口水發酵的味道,揮之不去,從來沒想過自己祈求身旁不要有大胖子乘客,卻忘了祈求一位不要有口臭的。

  還是不太有意識自己已經在法國了,直到似曾相識的火車播報員在月台廣播,以及奇怪的深皮膚男子環繞四周,並且把我在公共電話亭拿不出來的1.5歐偷偷吃掉,我才開始喚醒自己,法國到了,要非常注意身邊財物和自身安全,畢竟,過度自由、文明、容納各方總族的世界就是防範不了小偷的猖獗(會不會是東方人看起來比較善良,所以幾乎是被下手的目標呢?)。上廁所,0.5歐,一張電話卡,17歐卻打了兩通就沒了,而且還沒聽到對方的聲音,我說,歐盟政府若沒有給獎學金,這個地方還真的不是一般人活得下來的,我開始安撫我一連串小小崩潰的情緒。

  在巴黎等待銜接去昂熱的火車,突然間肚子餓,想來一包魚酥,結果發現自己的背包消失了!既不在推車上也不在背上,難道這裡的賊變得如此厲害?我拔腿狂奔,推著推車往回跑,路人都看得出來我相當緊張,為什麼?因為我所有的看,用具有穿透力的眼神看,我不只看包包也抓賊。好事降臨了,我的包包乖乖的坐落在我剛剛休息的椅子旁邊,連礦泉水都乖乖得留在原地,我一個勁兒的把包包往身上一撈,不許它再離開我半步了,一群英國太太看到了,告訴我說我若再不來他們就要把包包放到服務中心了,真的是化險為宜!家人出門前才交代的事情馬上應驗了。


昂熱的中古世紀房門


  上了火車,我再次明確的感受到我身在法國,因為車廂內實在是太安靜了,記得我在台灣的法文老師總是抱怨台灣很吵,不管在餐廳、捷運上,聲音完全沒有停止過,當時的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如今我上了法國火車,這裡安靜到連手機震動的聲音都聽得見,沒有任何人講話,只動手不動口,我覺得我只是像在一個會移動的圖書館裡罷了。

  我們對不同時空的具體感,只會隨著熟悉漸漸消失,許多剛開始接觸的新奇已經不見了,其實我是帶著點遺憾的,不過,早點習慣環境對我來說總是好的。

  晚上了,人的一天可以過得很快也可以很慢,晚上的寧靜將一切歸零,所有的仇恨、思念暫時要劃上逗點,休息一下,必須離開無理的思緒,張懸的聲音,一直都讓我停留在安穩的境界,最原始最簡單的平靜,聲音,真的是通達人心最近的方法,如果有一天可以見見她,我會告訴她他聲音的力量是多麼的偉大。一個成功的人最重要的是甚麼?我認為是可以在自己的領域發揮到極致,可以帶給人類力量,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可以繼續下去的力量,這股力量讓人覺得不再孤單,只有滿滿的動力前進,可以是匍匐前進著看著目標,可以是漂流在海上載浮載陳,耐心的等待最好的時機到來,不管是甚麼聲音、甚麼境界,都讓人想要前進、想要自由,張懸的好聲音,解救了許多迷途的靈魂。

  葡萄酒,帶給人類的幫助又是甚麼呢?必須日夜思考著這個問題,才不會迷失真正的方向,充滿能量的人們啊!這個世界多麼需要你,千萬別隨便抹煞自己,要更認真的將自己的能量照耀他人。酒精的魔幻,或許是暫時將人類帶離痛苦的想法,也讓人與人間的隔閡自然而然地打破,如果可以和自己心愛的人喝上一瓶酒,幸福的滋味更佳洋溢吧!可是葡萄酒的意義就不僅如此了,要從頭拜讀葡萄酒,必須先了解酒神,又或是崇拜他吧?大自然的手,在我今天拜訪了第一個酒莊之後,第一次了解,要不要長大的葡萄?要長多大的葡萄?多少太陽的照射與雨水的滋潤?何時收成?太多的不確定因素,讓每一瓶酒充滿了無限的可能性,很好玩,希望有一天也可以釀一瓶自己的酒。

  忘掉痛苦、忘掉悲傷,喝著屬於自己的葡萄酒,大聲的唱著歌,感受彼此的感動與複雜的情緒,距離,讓事情清晰,也重新讓人充滿希望,你喜歡喝甚麼酒?別在告訴我那些貴死人不償命的上等紅酒了,找一瓶屬於自己的酒吧!台灣的社會,最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就是創作力與自由,雖然政治很亂,雖然社會新聞總是不可置評的血腥,但是這個小島充滿絕佳的生命力與次文化生態,在傳統觀念與前衛觀念的糾結下,多元層次總有許多出乎人意料之外的結果,這就是台灣!活在當下,別想太多,努力,壞竹也會出好筍,就算不被肯定,也一定堅持下去。

有人曾經問我,台灣文化到底是甚麼?在國外生活的日子裡,總是每天不經意的提到台灣,與台灣生活,而活字在台灣的我,卻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只能感受到不好的那一部分,的確不應該。當在異鄉,當別人用放大鏡逼迫自我檢視自己時,格外的,你會特別想替自己的國家說一些話。台灣,就是自由意志的代表,永遠不能否認的,是我們最珍貴的自由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