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5

語言奇想




這個周末挺努力,隨著法國學生每周四趴踢日與品酒日以及數之不盡的小聚會,我的周末更是要努力把作業都補起來。早上去上市政府免費提供給法國居民的義大利文課,我怎麼開始覺得我學的義大利文很不道地,反而還有法國腔(只是講話更作做一點、加強重音罷了)。決定先把第三外語放在西班牙文上,雖然這幾種語言有共同之處,但是這也是另外一種難度:如何用相似度近的語言相互學習?我認為華人之所以外語學習能力強是因為可以沒有顧慮得去發音,因為毫無相似度所以也無從相互干擾,只是必須從頭學起罷了!還記得不久前我在班上教一位英國教授如何寫漢字,我當然從象形開始教起,想不到他一看就記起來,在下次上課的時候還逼大家一起學~他認為假設外星人要來地球學語言,那中文反而還比較有道理的多,例如:月亮、太陽、山等等,這些都相當明顯好記,也和古希臘文記載的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

怎麼會突然對語言有這麼多感觸呢?因為我開始要進入混亂狀態了,用法文文法學英文,因為英文老師是法國人,用法文學義大利和西班牙文,也是因為身在法國沒有選擇,到最後搞得我無論講哪一國語言都充滿濃濃的法國腔,我想法文還是影響我腦袋最底層的語言。還記得有一次在英國等火車,一位美國人向我問路,當時的我也不知到哪根筋不對勁,就是無法用正確的英文發音講英文,於是講了一口法國腔的英文。那美國神看著我雙眼瞪得大大的,最後和我直呼神奇的說,你是一個在英國講英文帶法國腔的亞洲女人,真是難得一見(是該哭還是該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