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22

兔年尾,龍年頭──(深度文化衝擊)





蘇黎世岸邊矮房

兔年尾,龍年頭,不知不覺我也在部落格累積了近一百篇的文章了,半年來不間斷也沒得回頭的努力在今天看起來依舊不太肯定的詢問自己到底有那些進步,參訪了許多酒窖與產酒區,認識了很多南美洲、美洲、東歐、西歐和亞洲的朋友,雖然免不了時常活在在不明不白的狀態,並且要很努力地讓自己脫離這種感受,但是話說回來已經習慣了,習慣甚麼不懂的就問,習慣犯錯是一件正常的事情,習慣被拒絕是家常便飯、被接納是額外的幸福,自己敞開雙手去接納別人那更是絕對的幸福,並且讓別人來認識你總是比去認識別人還要來的簡單些,因為此時你便成為思想的主宰者,沒有所謂跟不上或文化衝擊,只用老大姐的姿態看著別人對我們的崇拜與好奇。

龐畢度展場旁用繩子吹泡泡的人

不知道是年紀漸漸大了還是怎樣,很多事情來自於多想會產生更多的糾結,需要花費更多的氣力去適應所謂的深度文化衝擊,這種深度文化衝擊可能沒有人可以解答,就算來自同一個國家可能也講不清楚的衝擊,要找到人聊還必須先讓那個人從我的個人文化歷史與背景與糾結開始說起,一切困難的程度都得讓我不斷地回朔到從前的根源,並且獨自找到一個與自己與他人妥協的方式。看不慣的也就一笑置之,看得慣的甚至打擊的心有些糾結的,就是該跨出去的一步。笑著迎接全化,好的是年輕一代的人已經幾乎可以接受所有的衝擊,並且坐下來好好談,我不認同你的、你不認同我的,我們一概接受,甚至以這種互不苟同的習性為樂,法國人喜歡開玩笑,有時候可能不小心在別的國家的傷口上灑鹽了,東歐人比較守舊與傳統,可是新一代的年輕人卻有著自己與西歐連接的前衛生活方式,南美人則甚麼都見怪不怪了,可能只會見到我的保守而讚嘆吧!往往我都帶著我堅持的愚蠢感而收尾。

亞爾賽斯烤小人

看得越多,懂得越少,多慮的多重人格就有如變化詭譎莫測的薄酒萊般,不被大多數人讚賞卻又偶爾可以有傑出的作品,外表看似簡單喝起來也簡單可是隨著時間氧化又可能突然間糟到不行,抑或是相反,內容一點都不簡單,甚麼是可以保值的人格?又有甚麼事必須替除掉的個性?追求這麼多Terroir風土因素要帶給的對象又是誰?是細心栽培承擔一切收成良莠的果農?還是被派克洗腦的波爾多釀酒師?還是追求極品風味的品酒者?抑或是只想花大把鈔票買最有名的"酒瓶"的土財主?一輩子必須為自己活也必須為別人而活,這是永遠不變的定理,只是必須找到很強硬的心與自主性,才能游刃有餘並且滿足地活在每一個時空裡

凱旋門上俯瞰巴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