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30

對西班牙美食的崇拜--瓦倫西亞篇



每天一張空白的檔案紙,只是反覆寫著與記錄自己發生的事情,不知道這些東西誰看了,也不知道誰看了又對誰有甚麼影響,只希望至少是正面的,又至少是可以帶給人們思考的空間的

 


 
熱帶、地中海與棕梠樹,鬥牛、紅布與海鮮燉飯, 足球、黃土與破舊的樓房,晾在古蹟上的內褲與棉被,用一根竹竿子支撐,聖母像與教堂推積如山、成山成塔,誇張的嘶吼偶然出現在街角的運動酒吧,瘋狂的男 人,在街上追逐狂奔,大媽大嬸坐在路邊的石階上,沒有目標的望著遠方,任憑金黃耀眼的陽光灑在身上。這裡的每個人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扒光,衣服可以少穿就 少穿,內褲可以很細就盡量細,我想像是隻乳豬般被烤,渾身金黃酥脆,對歐洲人來說這是有錢人的象徵,有空享受充滿陽光的假期。如果可以,就在地中海買艘 船,無論是小的帆船或是郵輪,只要可以將它停在蔚藍的地中海岸邊,藍白分明的船身與帆布,加上刺眼的陽光毫不留情地噴灑在眼前所有視線,也難怪可以帶多大 的太陽眼鏡就盡量帶多大的,這裡的陽光是讓人無法睜開眼睛在路上行走的。




好玩的是,四月春暖花開之際陰影處卻依然寒冷的令人直打哆嗦,每當走進陰影處,總是想要趕快再度把身體放到陽光底下,曬,曬紅、曬燙、曬傷都無所謂,因為溫暖的太陽直打背脊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太陽曬久了來兩球特大的義大利冰淇淋吧?成千上萬想都沒想過的口味成桶成桶的擺在眼前,每一種口味上直接放上的新鮮的水果,讓人不需要明白西班牙文就知道那是甚麼口味,鹹的甜的像是一道道的菜餚,怎麼只是單純的冰淇淋也可以如此用心,也難怪讓人無法專心在路上走路,總是會找個理由讓自己停下來享受一下,滿足舌尖貪婪的口慾。


 

海鮮燉飯是一種對米飯的敬畏,煮米飯不能只是用大同電鍋煮出白飯,煮米飯是要將料理與白米共同烹煮(雞腿、蔬菜、青椒、蝦子、貝類、蘑菇、章魚等等),再加入高湯與香料燉煮幾小時,等待米飯成了肉汁色,等待大黑鍋先起那一刻,肉汁與海鮮香氣的煙霧彌漫,一匙一匙挖入大的白色餐盤裡,熱氣四起,配上Sangria紅葡萄水果酒,這是人間的極品,也是我對米飯另外一種層次的崇拜。

走入販賣Tapas的小餐廳,狹長型的吧檯桌搭配高腳椅,晚上六點我走進餐廳,祈禱這種不是吃晚飯的時間會有供餐,帥氣地作上高腳椅把手促在臉下,我瞇著眼睛看眼前寫在綠色黑板上的菜單,熱三明治海鮮燉飯或各式Tapas小菜,再看看左右兩邊的人全都再吃麵包喝咖啡,六點果然只是點心時間,往往要等到晚上九點之後才會開始供應晚餐。點了份簡單的沙拉,店員送了我一點瓦倫西亞餅乾搭配,生意突然開始大好,我想著我總是給人家帶來生意,也想著我們像小學生排排坐一樣向老闆點著前面透明櫥窗裡的小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