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3

妥協的記憶




失去記憶是一種特殊的訓練
可以失去部分 可以用另外一種稱號賦予
然後 假性解脫

文字 讓人舒緩
也不是隨時都可以擁有這樣的頻道
學習與失望做朋友
或許希望也會來湊一腳

沉重的文字並不完全代表這個人當下的狀態
是部分靈魂的解脫
如果 依舊有聆聽者 是靈魂的結合
戒毒 戒癮 戒食 戒酒



因為人類的不成熟 或是人類自己為成熟而產生的假性不成熟?



在無俚頭的旋律裡 難聽找好聽 不明白找明白 看不懂的畫 喝不懂的酒 我們找一個合理的說法
甚至超脫的高尚說法



是找到真實的自己 還是隱藏了真實的自己?

總之 這是一個我也看不太明白的世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