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3

翻滾吧!小酒農





廣告說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的確沒錯,我想著昨天吃進嘴裡的那一口勃根地乳酪配上當地03年一級紅酒,綿密的嫩白乳酪輕輕地融化在嘴裡,我用紅酒將它化開,他緩慢柔軟的在舌尖散去,我才知道乳酪配紅葡萄我才知道乳酪配紅葡萄酒的威力,從前的我總以為白酒配乳酪是最好的搭配,紅酒就基本的配一些義士或西班牙式香腸,想不到勃根地的紅酒徹底轉換我的想法,由於黑皮諾品種的圓潤風格與深色水果口韻,整口包覆住白輕乳酪,兩者協調近乎完美。


我說人就是喜歡異於當下的事物,記得剛從西班牙回到法國盧瓦河時,由於長期吃西班牙臘肉與香腸配葡萄酒的關係,身材浮腫,吃東西的量也變大,回到法國的第一頓晚餐,我的朋友拿出那擁有細長瓶身的羅瓦河葡萄酒出現,我興奮並迫不及待地為此地稍微尖銳、矜持卻頗有個性的葡萄酒開心,由於北部葡萄收成時間較晚,也因為總日照時數與溫度較低所收成的葡萄糖分較低,樹葉的葉綠素含量通常也較低,但是這樣簡單果味與花香,時而有熱帶水果氣息的白酒總是讓人興奮,我不要太熱情的東西,有時候一個人不要說太多話,你反而會被他隱約的個性給吸引住,並且想要認識他,這就是盧瓦河酒的魅力,我稱他"清酒",不一定要搭配料理引用,很瀟灑地就可以開瓶及飲,海邊、公園、電視機前面,甚至聽小型演唱會,如果人生不要每次都只喝啤酒,我想白酒的確可以讓你的味蕾做進階訓練,感受更不一樣的酒精氣息。

我正受著之前在西班牙大吃大喝的災難,由於食物與台灣比較相近,使用油、大量醬料、海鮮、頓飯與麵包,無一不是邁向臃腫道路的必備產品,必須承認酒精的糖分的確比較容易囤積再肚子和腰,我也終於明白以前看白人總把一圈肥油露在身體外並不是他們故意,而是有了酒,這一切並不會太難。不過我想這是一條不歸路,一旦開啟了葡萄酒的品味神經,對於每瓶酒每種年份每個酒莊的故事背景都會想要了解,透過味蕾的溝通而記下的所以味覺語言,都將成為人生中新的地標,我想我現在要學習的是如何將這種認知定位,簡單的說與我過去經驗的食物做串聯,然後完整的敘述出來,葡萄酒就是有太多莫名其妙的味道層次,透過時間與環境而被激發,如果哪天嘗到一瓶天時地利人和的酒,我會想要將這份感動傳達給釀酒師知道,一個釀酒師一輩子只能釀60瓶酒左右(除了飛行釀酒師),60並不是太大的數字,如果哪天真的讓自己難忘了,我會想像在歌劇院一樣,起身大叫給他拍拍手!

看了Mondovino的紀錄片,這是幾年前法國相當知名的系列葡萄園參訪紀錄片,其中幾部參訪美國Napa相當知名酒莊的採訪,替那些住在葡萄園裡照顧葡萄樹的墨西哥人相當感到不平,他們沒有勞工會,開著camping car落腳葡萄園裡,領著相當薄弱的薪水但是他們種出來的葡萄釀成的酒卻被以天價販售,不服輸的墨西哥人在片中自己也開始釀起酒來,雖然說墨西哥的確不太喝葡萄酒(喝相當多可口可樂就是),他們熱情地展示用位於天價葡萄酒隔壁的葡萄園種出並釀出的自產葡萄酒給記者喝,明明是同一塊風土(Terroir),價差卻可以到一百倍以上,他們膽怯害羞卻又像個小孩期待得到鼓勵般地看著記者喝下酒,迫不急待地問:我們有機會上市嗎?記者微笑點點頭。鏡頭轉向另外一邊,白領階級只懂批評的驕傲老闆丟著在地上滾的小鐵球,去撞另外一顆小鐵球,鼻子總是像著天的半天回答不出記者要問的葡萄酒深入問題,我想這是一個錢的生意,對有錢家族繼承者來說,只要世界願意買帳,我就可以眼睛不眨的繼續用品牌賺錢。

我想這也是為何我很想前往不知名卻擁有很多好酒的地方工作的關係,我需要用人情味和誠意與故事釀出的葡萄酒,我知道這對我將來的履歷並沒有太大的幫助,但不知道為何我總是挑著比較奇怪和不被看好的路走,恩,期待這些小酒莊與小酒農翻身的那一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