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1

九月就是來採葡萄



為了找出最適合的葡萄採收日期,大型合作酒場會在九月採收前做一些葡萄的前側檢驗,並且用小型的發酵桶做一些酒,預測今年的葡萄酒品質的水準,這叫作微釀酒(micro-vinification),所有的不酒鋼桶都變得很迷你,一間實驗室裡面還有壓榨機等一應具全,可愛極了。首先呢大型合作酒莊會收集所有葡萄農的葡萄,大約一個酒農兩百顆葡萄,若當日要測葡萄的酸鹼度等基本要素,則葡萄限當日清晨採收,通常這些收集葡萄和測驗科學數據都是實習生該做的事情,今天我們12點前規定大家要把葡萄準時交到合作酒廠,原本預計30個葡萄園應該無法交齊全,想不到大家通通準時交期,還有酒農準時在酒廠前苦命的抱怨這今年的產量很差,小產區的名聲不大,就算酒濃的葡萄少產了也無法提高葡萄酒的價錢,因為大家對於不知名的產區的酒原本就預計要用一瓶一歐的價錢來購買,真的是把農民壓得死死的。我在幫葡萄樹拍照量身材時,特別注意了一下今年不幸運的樹群們,真的乾的乾、被病蟲感染的被感染,明明到採收前了卻還是長不出幾顆葡萄,而且還是酸得不得了的青綠不透明葡萄,真的替這些果農捏一把冷汗,真的是靠天吃飯的行業。也是因為這樣,盧瓦河某些產區的果農除了種葡萄外也大量種植小麥玉米等其他作物以降低風險。

拿著一包包的葡萄,我們開始使用儀器來檢測葡萄的各種數據,果然檢測是相當需要靠實習生的,其中有一台機器是來測試葡萄的果皮顏色、酸鹼度、成熟度和大小,這台機器內有一個大平盤,平盤上有300個左右的孔,我必須把每一個葡萄田的葡萄平均鋪灑在這大圓盤上,然後將他們一顆一顆地卡在洞孔裡,我必須說這是一件相當累人的事情,當一整包葡萄灑落時,裏面包含了蜘蛛、樹葉、蝸牛等惱人的事物,接著若葡萄已經些微被壓扁,整個盤子便會充滿葡萄汁,黏膩多汁的讓葡萄沒法好好卡在孔裡,我就著麼用手一顆顆地將這成千上萬顆的葡萄排列好,只等著按一顆紐等待機器分析,不過這台機器很挑,只要有兩顆葡萄稍微黏再一起它就拒絕分析,天啊哪一天可以找個機器人來面對這台機器,我想人心到某種極限狀態時會被機械給搞瘋的。

通常葡萄收成前的前測會做很多次,第一次的葡萄相當青綠堅硬,我們用手把葡萄碾碎炸出汁來,放到燒杯裡面繼續做糖粉與酸鹼度的測試,老闆叫我們喝一口看看,第一次前測的葡萄汁真的就像是在喝植物汁般,只有綠色葉菜的味道,可能有點像芹菜汁加檸檬的感覺喔!老闆說這是正常現象,只是我這輩子還真的沒有喝過這麼有後勁的酸果汁呢!用我的拳頭,輾破了無數的葡萄,現在的我只感覺到右手肌肉痠痛無比以及拳頭瘀青,真的沒想過用手壓不成熟的葡萄竟然是如此折磨的事情。


ps. 今日分享一個在巴黎看到的活力奶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