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5

想念食物



  看著黃光照射在四堵白牆的房間,紙燈裡的飛蛾被蜘蛛網黏的密不可分,我躺在床上,眼睛很累地發著呆,想著台灣的蛋餅早餐和冰豆漿,這是從前輕而易舉的距離現在卻要讓我苦苦一等就是一年,想起舅舅曾經告訴我的一個笑話,甚麼東西最好吃?就是把一個人餓個兩天吃進去的第一口東西就是美味,我倒是想看看讓我等了一年的滋味是個甚麼驚人的滋味

  到處都有我想念的食物,已經忘記是從甚麼時候開始變得非常喜歡紀錄食物,又或者是往往被對食物的想念迷惑,牽著鼻子走。這種尋找美食的饕客精神實在是一發不可收拾,人的嘴連結腦,思緒與味覺連結心情,如果隨著年紀增長吃過的東西越多,對食物的要求越嚴格,這樣常常都會讓自己陷入悲哀的情緒。例如在西班牙瘋狂地找法式長麵包和甜點怎麼樣都不是對的滋味,不過在法國吃西班牙蛋餅或是海鮮燉飯卻又令人可笑的失望,義大利絕對部會承認在義大利以外的咖啡叫做咖啡,我曾經就看到我的義大利朋友在我面前把法國咖啡吐出並且臭罵。

  我想念燒肉粽,這是我小時候的記憶了,每天晚上同一個時間一個伯伯用他宏亮的聲音叫賣著,我總是被我老姊派下樓去買兩個肉粽,一邊看著八點檔一邊配著好吃得不可思議的燒肉粽,配上紅色的辣醬,這種不可思議的溶化感如今依舊令我垂涎三尺。不過現在我想要搭配上一杯勃根地的紅酒是看看燒肉粽的滋味,我知道也可以想像勃根地紅酒的清爽與格調搭配上不加醬料的肉粽,單純的香菇鹹味與肉香配上帶點果香的勃根地紅酒,誰來實現並告訴我這是甚麼滋味?

2 則留言:

  1. 想家的時候,到中超買一瓶醬油滷一鍋牛肉,吃完就怎麼也不想家了,因為已經飽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