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19

其實釀酒...



       今天早上考完了葡萄酒的製作過程,16提簡答題,窄小的空格,實在是很難把所有複雜的程序給填進去,班上作弊的作弊,我安靜地留在教室的角落,把腦子淨空沉澱,再把所有對葡萄酒有生以來的記憶給填進去,很多感觸,二氧化硫的味道,我曾經在工作的酒廠裏頭吸到胸腔疼痛,臭雞蛋的硫化氫味道,在我們驕傲的法國釀酒組裡面聞到,由於被嘲笑,我們為了這個問題花了很多心思,通風、氧化、降溫、添加銅等等,無論是天然或是化學的改善方式都讓我們內心十足的拉扯,到底喝進去肚子裡的,到底遙遠的東方人被蒙在眼裡享受的是甚麼東西?年輕人還有點純淨的心緒,不願意和社會黑暗面如此簡單的妥協。

       白酒的製作過程、粉紅酒的製作過程、紅酒的製作過程、氣泡酒的製作過程,其實說穿了只是讓葡萄汁在最好的狀況下發酵成酒,在最安全的條件下進到消費者的肚子裡,酒的顏色來自葡萄皮上的酚類物質,果汁和葡萄皮相處久的顏色自然就深了,沒有相處顏色就是果肉的色度,靠著酵母菌的努力工作,酒精產生,接下來的酸度、色度、澀度、強度、架構、圓融度通通都是靠釀酒師經驗與直覺來操控了。這東西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就像一個人決定如何過自己的人生一樣,最終我們都會成為一瓶酒,一瓶陳年的好酒,或爛酒,中間的路途可以透過很多自我的約束或操控,抑或者很多自然風格的人就順從自己的直覺過人生,反抗所有不自然的、與自己已念不合的事情,也有人就這麼與自己反抗妥協了大半輩子,這是人類的選擇,最終反映出來的也會是自己種的因,不過,不是想釀好酒就可以釀好酒的,太多不確定因素例如微生物的作怪,時不時來的一個毛病也可能讓酒失去控制,說多了,總而言之,酒就是人,人就是酒,是自然萬物的總和,是最難也最值得賞析的事物,眷戀著曾經的相遇,每個不同個性的,收斂的、驚喜的、開放的、難忘的、矯情的、做作的、典雅精緻的、熱情的,全都是酒,全都是故事,全都是我們以為能掌控下的驚喜。

1 則留言: